關於部落格
  • 8126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來自遠方的人

(二) 被關著的青年是西方人,在這個國度裡沒有人見過異國的容貌,他的出現馬就招來哄動,妓館裡的上上下下都懷著好奇之心,都想親眼一睹異於常人的面貌。 當然,這些都是被長川所禁止。 來到陌生的國度,異貌的青年言語不通,也不懂字,經歷逃走然後被追殺,受盡驚嚇。雖然已經漸有秋意,可是天氣卻跟慣常生活的地方大不同,潮溼和悶熱的氣候,加上食物全是從未見過的奇怪,負傷的被關在地下室,令青年的情緒難以自控--平時在囚籠裡發默,上鎖的大門被打開,青年就會處於恐慌,一旦被走近或觸碰就會竭斯底里的反抗。 被關著的日子,異族的青年捲著像是破布一般的被子,縮在一角不時啜泣。 時間是這麼的過,來了七八天,龐大的身軀每天只是進食過小許米飯,其他什麼也不肯吃,看著他那肌肉發達的身軀恍惚在消瘦。 被賣到這兒的少年和成年男人,都逃不出這種命運:成為這裡的男娼,或者因為堅決反抗,最終被打至殘廢、逼到發瘋,被賤價賣去,之後的命運會是更加悲慘。 言語不通底下,長川很難得地沒有在一開始時向青年施以武力威逼,因為明知道青年已經處於極度驚恐狀態,也不敢接觸人,懼怕外面的世界,更何論再次逃跑? 過去送飯的都是守著地下室的男保鏢,但是今天卻換了人,是一個看起來大概是十四五歲的瘦小少年,臉白白的有幾分俊俏,大閘被打打開,少年捧著飯菜放到金髮青年的身邊,躺臥不動的金髮青年眼睛呆呆的望著少年。初時,少年雖然對於那奇異的藍色眼睛不多不少也感到恐懼,可是回想起來,看著來自異國的異族青年是跟自己有同樣的遭遇--因為少年都是男妓,也曾經被關在這兒,被困孤獨和在暴力威嚇底下,而這金髮男兒更是言語不通,有口難言--少年男妓將食物放到青年的身邊,伸出小小手,帶著微微顫抖的觸摸上異族青年的肌膚──原來觸感是跟其他人無異。 那雙神的藍眼看著了自己,感覺到是他的孤寂和可憐,還有對遠方的思念。 少年男妓向四周張望,好奇地執起了一束捲曲的金髮和搓了搓他的頭,然後在動作裡示意叫他吃飯,就動作敏捷的走出了籠子,關上大閘鎖上。金髮青年望著少年男妓的離開。 望到那些仍然是暖的食物,他就用手抓起飯來往嘴巴塞--一想到永遠也不能回去,要在這奇異的世界生活,更不知會被關在這地獄多久,將來會有什麼命運--就什麼胃口都沒有,最後是只吃兩口又不吃。 囚籠和囚籠之隔板被拉開了,透出了光,身體無力的青年看到隔壁那狹小籠子裡,身體瘦小的少年無力地躺著,那張幼氣的臉看起來年紀比他更小。 被關著的不止他一人,移去了隔板,是要他看到他是在被困著的人當中,他已經是幸運和被善待的一個──其他的孩子已經遍體鱗傷,是遭受虐打,甚至他看到看門的人打開了鎖,幾個壯年男人對少年作出姦淫的行為……還有,稍有不從就會被吊起來打── 在食物這方面,原來只有他才得到固定的食物供應。如果不想被餓死,其他人是要像狗兒一樣乞討,得到的只是冷飯。因為食物得來不易,自從看到了別人的情況後,金髮青年開始肯進食。有一次,金髮青年曾因為憐憫在旁邊那比他更可憐的孩子,偷偷地把自己的食物給旁邊的少年,不過被發現了。金髮青年終於第一次挨打。 送飯來的少年男妓每天也會來至少兩次。漸漸地,少年只以前偷偷地觸摸金髮青年,變成了多次性溫柔的撫摸,那美麗的金髮青年也沒有反抗。接觸青年是長川給他的工作之一,這也許算是成功的一步。 在地下室裡分不出晝夜,異國青年被關在這裡到底是多少天,他自己也不知道。漸漸地,他變得安靜,百無聊賴的躺在地板,倚靠著欄柵坐著發呆,能想的能懷念能哭的,所有能做的做過,全部都無補於事。能為他帶來一點生氣的是那少年男妓來送飯,因為終於有人來看他。 今天送來除了是飯,少年男妓從懷裡掏出了小包裹,左右張望的,然後靜悄悄的把小包裹裡的東西塞到金髮青年的嘴裡,幸好沒被守在附近的保鏢發現。那是甜甜的、韌韌的,金髮青年沒吃過的東西。 雖然兩個人也互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但金髮的青年是第一次對著別人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