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奈主義++

關於部落格
  • 808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瑰麗閃爍夜半山(中) (PART 2)

瑰麗閃爍夜半山() (PART 2)

**腐向小說,惡者勿進**

被我拖著沒有寫下去的小說,
終於來了中篇的
PART II
仍是身處超級豪宅的達明,
到底他和財伐古浩的關係會變成怎麼..........

故事曾經經過大幅度的修改,
雖然這裡沒有什麼高學歷/專業人士,也非讀者導向型作品
我只求知音人,重新看看這樣的感覺是怎麼!
連載,超級華麗的中篇第一部份!!!
 
 
*** *** *** *** *** *** *** *** *** *** *** ***
顯而易見,這個答案早已在達明心中決定,大概古浩早知道是什麼。
可是又在不知什麼時侯,傭人在不知不覺間準備了便服,衣履整整齊齊的放在昨夜的飯桌上,好讓易於看見。若果不是在達明換衫時,終於第一次聽到一位中年女性的聲音,這間大宅有服務卻從來看不見人,不令人以為鬧鬼才奇怪!
房門的鎖打開了,穿上便服的達明可自由出入,他從古典大宅的兩道雙對的樓梯下來大廳。如果往前繼續走,穿過大廳就是門口,古浩坐在飯廳的主席位置。
達明朝著他走過來,跟他說了聲:「早安
這樣算是答覆嗎?
相信是最好的答案了,大屋的電子鎖警衛系統解除,願意就請過來共進早餐,不然就直接可以離開這兒,反正傭人體貼得把達明的私人物品都交還了給他
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似的,達明在這長得像會議室的桌子一樣長的雲石檯的另一端坐下,古浩那種很驚喜又掩飾不到的喜悅的表情,平時只有像樸克裡國王一樣沒表情的嚴肅臉,突然變成這樣會不會有點滑稽?
「早晨」達明把美麗的秀髮撥到一邊問:「在這個美好的早晨,如果有繩子就更加美好
古浩差點把口裡正在吃著的法國麵包從口裡掉出來,急得連口裡的麵包碎連同口沫都飛出來說:「怎麼我的手扣不好嗎!?
「你想了去哪裡?」達明簡直氣得一把拍到檯面大叫:「我是說用來縛頭髮的東西!」
古浩搖著手慌忙的說:「冷靜!冷靜!我只不過是開個小玩笑!不要見怪!」
(達明到底是不是特意在搞爛笑話呢──)
這時侯略胖的中年女傭推著餐車,在古浩旁邊的位子奉上豐富的英式早餐,用圓潤帶有女人味的聲線,用發音純正的普通話問道:「請問老爺還有什麼吩咐?」
達明認得出這把聲音,就是剛剛從房裡叫他去吃早餐的女傭
達明正要坐回原位時,古浩叫著他:「來,來我這旁坐,不要坐到老遠,來!」
「我記得你喜歡吃的,都有了!」古浩還差點想站起來像幫女仕移開椅子似的,不過女傭很體貼,已代他做了
避免一切於禮不合和尷尬的東西
女傭行個禮就退下了
達明很驚訝這位總是在微笑的女士,她的服務和高雅的言行舉止隨時超級五星級酒店的服務
「你別看她胖胖的,她是大有來頭的萬能管家,她在上海是一流酒店的總管」古浩說:「有她在,這別墅再大三倍五倍都完全沒有問題!」
「真的這麼厲害?」達明吃著碟子裡的料理在想。而古浩拿著最新型號的智慧型手機按了按,不知又在幹什麼。
 
古人說:食不言寢不語,可是這種情況應該叫無言而對。
達明先開腔說:「只是我不習慣」他的嘴角笑一笑,又沒說下去
對了,就是突然由朋友變成這樣,算是情人嗎?
還連談戀愛的過程也直接跳過,去到性關係的層面,古浩到底有什麼不好?他的好處真的很多,那不好的地方是什麼?
太忙?沒有,他總是「很有空」的跑來香港找達明玩,而且這維持幾年經常都是這樣
有人說他是那種工作狂,工作時超認真,會抓狂罵人的,不過達明只是聽說過,沒有親眼見過,而且這種人多的是,他相對十年的師傅是一個例子
亂買東西?古浩這一點是真的,喜歡什麼就想也不用想直接買下,不過反正錢是他的,他常常說:「我什麼都不多,最多就是錢!」
那麼他對感情認真嗎?達明想到這點,只知道這麼多年來,古浩都是獨身,沒有女友或情人,從來沒結婚,可是對他的感情生活幾乎一無所知
可是,達明很深知的一項就是古浩喜歡什麼東西,都只有三分鐘熱度。
他在這索過去的回憶:
令男人喜愛和著迷的東西:紅酒名車名貴手錶音響攝影器材全部應有盡有,古浩的大屋裡唯一沒有的只是美女。
古浩曾跟達明說要天天一起去跑步強身健體,買了好幾套運服動和新跑鞋,不過去了三個早上,第四天達明親自登門找古浩,他怎麼也不肯出門。
幾年前自從跟達明熟起來,突然了有了炒買樓房興趣,不過與其說是興趣,不如說是投資,至少有可觀回報而不會令他覺得麻煩,古浩就會做買賣,又對於達明的業積有利,又可以製造跟達明在一起的藉口,簡直是一舉三得。
前年夏天,古浩說要打高爾夫球,在內地長期包起一個場球,騁私人教練,器材添置不少,連私人高爾夫球車也買下,可是三個月後再完全沒有提起高爾夫球這個四個字。
春天去過花展後,覺得花卉在春天美不勝收,於是在大宅開闢花圃,但在他親手成功種出花朵之前,已交由花王接手。古浩的興趣反而轉為拍攝,攝影器材買了像山一樣多,應該跟一所影樓的生財工具份量沒差多少,古浩的攝影水平停在只會把幾萬元的專業相機調至自動拍攝的功能,當然現在也是堆在倉庫,封著厚厚的塵。
正因如此才令倉庫裡變得包羅萬有,儲著各種莫名其妙的用品,只要他想到,金錢能辦到的事,所有事都沒有難度。
還有,去年時有著不少決心似的說,要學會說一口流行廣東語,結果是到現在無無法正確發音,常因發音不準聽起來像說髒話而鬧笑話,結論是達明照舊用普通話跟他溝通。
現在更突然買下整個紅酒莊,接下來的事都知道了。
古浩說愛上達明,叫達明信不信好──他會不會又是只有三分鐘的興趣?
如果古浩連「愛」都只有三分鐘的熱度,古浩的一時興起,卻會把達明的生活搞得亂七八糟,真的可以冒這種險嗎?
「愛人呀,你在想什麼?」古浩口裡嚼著煙肉,一邊說著──達明即時反應竟是向四周張望,這一句「愛人」頓時令他臉紅心跳,還是不能習慣,如果旁人在會有什麼反應
明明剛剛站在一旁的管家嬸嬸消失了,她是什麼時侯退下的?
「你……你應該不會也對我只有三分鐘的興趣吧?」
沒料到這個句子會引來這麼大的反應:古浩急著回答,把口裡正在嚼的食物都噴了出來,急著說:「當然不會,我已經單戀了你四年……呃!」
突然見古浩掩著臉,露出痛苦的表情,眉頭皺起來,他卻說不出話來
原來這傢伙咬到自己舌頭
平時原來那一本正經樸克臉的男人發生這種事,是不是很滑稽?看他這樣的緊張程度,真心不會是假吧
達明也突然想到,他拿手機調至攝影功能就「卡」一聲的拍下
古浩還是痛得說不出話來,他發出奇怪的聲音像是在問:「愛人呀,你在這時侯幹什麼?」
難得這種珍貴時刻,當然要記錄下來
達明心想:「這麼惹笑的事,師傅不知認識他這麼多年有沒見過?」達明心情有點矛盾:他有許多東西想問師傅意見,愛情的東西他真是一點也不懂,可是這樣奇怪的戀情又應該從何說起?如果被師傅知道他跟古浩拍拖了,師傅會有怎麼反應?
 
 
人家說,談戀愛要和情人去看電影、逛街、上餐廳、坐車兜風,可是古浩和達明卻什麼都沒有做,他們共同的興趣都是財經,那些什麼什麼指數會怎麼影響股市升或是跌,投資了的什麼基金會受什麼衝擊,引致樓市將會有怎麼的連鎖反應之類一大串東西,是什麼學問?
可是他們就是聚在書房翻報章,盯著電腦的顯示器,跟平時沒兩樣
 
愛情是一剎那的感覺或是一起生活?
 
就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的這個早上,下午吃過女管家送來的午餐,又回到書桌前繼續忙這裡不是書房,而是二樓偏廳的的一角,像是電影裡放滿一櫃魔法書的古老大書櫃,其實,上面放了幾套根本看不懂的外語百科全書,大概又是古浩買來封塵和當裝飾品用的,配上桌面中心鑲上灰白色雲石的圓型木製書桌,幾張古雅的大椅,還有怎麼想都想不到用途,也看不懂到什麼意思的藝術品,放在牆角的茶几上,達明在想:「這傢伙才沒有這麼高尚的品味!想真點,這些東西真是造出來騙有錢人多餘的錢──」
這是達明最心不在焉的時候,古浩冷不防一把的摟著,暖暖的唇親到左邊臉頰
「哇!」達明反射性的動作一把把他推開說:「你在幹什麼呀?」
「還是這麼敏感呢──」古浩說:「我還是要好好捉弄你,好好調教你──」還沒說完他就丟下手上的平板電腦撲到達明身上
平板電腦撞到雲石上,再反彈掉到地毯地上,沒人關心它有沒有被摔壞,達明只忙著逃生,不知古浩今次又想玩什麼把戲──
是自己不習慣或討厭被抱褸,還是討厭這個人的親吻?達明沒有想過,只是像反射動作似的,他全速逃走似的從偏廳中跑出,在這華麗走廊上奔跑,腦海裡閃出過一段回憶
大概都有八九年,達明是新人的時代,某天師傅在會議上說到新樓盤,把六千平方呎豪宅別墅說得怎麼天花亂墮、怎麼誇張、充滿幻想,拿著彩色的宣傳片和圖則看後,師傅問大家這橦大宅會令大家想到什麼?
一個同事說:「這麼大間屋,不見了銀包可難找了!」結果引來哄堂大笑 另一同事接著說:「屋子太大了,每個房間都要安裝中央廣播,不然連叫人吃飯也不知道!」大家倒是笑得開懷,師傅的臉卻愈來愈黑,當時達明被師傅點名要回答問題達明說:「可以用玩躲貓貓,跑來跑都沒有問題!」
結果,達明即時被破口大罵,被罵「腦袋裝草」、「你們會不會思考,想一些有用有建設性的東西」之類的東西M
──奇怪了,達明許多回憶明明是跟古浩沒有關係,但又好像有關係--
過去的事,有趣的事在達明跑過走廊,房間和房間,廳和廳之間穿越時,這些不重要的陳年往事和回憶像突然回來,達明停下來的地方同是二樓,不知轉了多少個彎,或是在二樓範圍裡來回繞多少圈才來到的某間客房。
達明在沙發上成大字形的坐下──不用多說,那巨大的沙發是名貴真皮,從外國訂製的珍品。正當達明在喘氣,剛剛仍在追著他的古浩從另一個門口進來,他那從容不逼的態度,像什麼都在他掌握當中──在他的大屋裡找回自己愛人,是理所當然的事,對吧?
「夠了,別再追著我跑──」達明仍在喘著氣指古浩說的──要說缺點,達明就是體力不好。再說遠一點,達明是由小到長就身體不好,他那瘦身材不是沒有原因
「愛人呀,你怎麼了,俺不過是想跟你玩玩而是,怎麼你這樣認真的跑,還跑得氣喘噓噓?」古浩走近,靠到達明身旁。
達明沒回應,仍在喘著氣。
古浩像覺得有點不對勁似的問:「是不是喘症發作了?」
「沒事……氣管有點收縮而是,一會兒沒事的。」達明說:「喘症沒有發作好幾年了……」
在陪伴著達明的這時候,習慣吸煙的人就會自然地掏出菸,古浩也習慣地被西裝褸的內襟掏出菸和打火機 正當他把菸吠到口裡,準備燃點之時想起可能是喘症發作的愛人,在他旁邊抽菸不是令他更辛苦嗎?
古浩的菸癮蠻大的,只要是工作和在思想時就不其然會抽煙,有時都不知道自己抽了多少,還是燃著燒掉了多少。
為了愛人,他把菸收回懷裡,陪著達明的這時候,他在想,達明討厭被吻,可能就是他身上嘴邊帶著濃濃的菸味──雖然,達明也有抽菸,不過他很少抽,一包二十三天都抽不完,有時還把一半給了同事。
在這一刻,他只是靜靜的陪在愛人身邊,正在思考
這一個悠長的假期,就是為了眼前這一位深愛的情人而設,雖然兵行險著,古浩可是把他的工作都推掉了,他的工作他的公司突然老闆路休假,重要東西沒簽署沒決定,到底他在這星期會損失多少?
都不會計較。
 
 
古浩陪著達明,達明漸漸恢復過來,這個人不是應該在守候愛人嗎?怎麼他在閉目養神,還睡著了?達明搖了搖古浩說:「你怎麼睡著了?」
古浩醒過來,漏口風的說:「昨夜我忙公案沒有睡。」古浩這個大忙人,他明明工作根本抽不起身,總是要在冸明面前裝清閒。
「你要是忙的話,就去忙你的吧」最後那句才細細聲說:「我又不會跑掉的……」
「真的?」古浩突然像快要跳起來的大清醒,說:「你不溜走就好了!」
愛情,到底可以為人帶來多少心理壓力?
 
錢,溜走了,古浩可以算,反正如他所說:「我什麼也不多,最多就是錢」。
如果想到這點,就知道達是怎麼被捧在手心裡,受到何其多的重視。
 
 
古浩輕輕的把手摟到達明的腰,說:「別害羞,這裡又沒有別人」達明還是混身不自然似的。
他撫摸著達明的長髮,由頭要開始掃下來,暖暖的指尖摸到臉頰上,摸到耳背後,摸到頸項上…

01/01/2012 00:58
我竟然來不及在2011年發內這一段,好吧,下一部分我用來主力H文算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