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26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暗夜軍雞>>故事內容

雖然那是一時間的憤怒而令修一不小心的說了出口,可是在阿浩聽起來卻不是這一回事。 時子的一位行家在夜裡叫秋姐(其實應該是男人,白天叫秋雄,夜裡是作女性打扮),阿浩愈想愈氣憤,於是去找秋姐,請求她幫忙,問她有沒有「那一類」的客人 。 接下來的晚上,在時子上班後,修一如常的躺臥在床,屋裡突然傳來了腳步聲,門被打開了,但那不是阿浩,而是一個身穿軍服的陌生美國士兵,在修一驚惶之際就被施暴。 在修一正打算呼救之時,聽到阿浩的聲音,他說:「我也沒有辦法,姐夫軍人......我們是不能反抗美國軍人,附近的人就算聽到你的呼叫也不敢來救你,只會看著你被美國士兵強暴的樣子,這樣的話丟臉的是你自己,所以,你乖乖的聽話比較好。」 事後,阿浩向修一灑下紙幣,說這是今天你賺的。原來這一切都是阿浩的安排,他是要修一親身體驗一下他姐時子賺錢的辛苦,而且自修一受傷後,一直也是靠時子的皮肉錢來養要他,阿浩要修一反思時子的心情。 那天之後,阿浩為減低時子的負擔,到工廠裡打工離開了。修一深感悔恨,對自己的自私無能,也對妻子感到抱歉。 在第二天的早上,修一主動向時子認錯,時子承諾是為了生活才賣身,但心裡仍然對丈夫貞忠,賣身時從來也不會感到快樂。夫妻倆暫時修好。 同一天的晚上,修一滿懷安慰的在想早上時夫妻能互相理解之事,突然又聽到外面傳來了腳步聲,甜蜜的夢被驚醒!又是昨夜來過的美國士兵,修一再次被強暴! 受傷的修一難以移動,就連自己穿起衣服也感到困難。美國士兵離開之後不久,時子返來。正當時子正要推要推門進來的時候,修一喝止,不准她進來房間,這令時子誤會成修一看不起她,在嫌棄剛賣身回來的妻子污穢而不可原諒,時子哭著跑了。 其實修一是不敢讓時子看見他羞恥的模樣。 自那天起,兩人的關係又回復冷淡,時子再沒有進修一的房間,就連送膳也送到房門口,只留下便條。 有一天秋姐問起來,問時子近來不是發生了什麼好事,時子只是一臉不屑的說:「只是我會錯意。」 晚上,躺臥在床的修一懇求時子不要離開、不要留下他一個人,然而時子只是說這種工作就算停止一晚兩晚,身體也沒法回到最初的時候,加上要討生活所以走了。兩個人的心思無法傳遞。妻子所想到的,大概是修一不想她當娼而要她留下,而修一是希望有人陪伴保護,可是發生的事件卻難於啟齒。時子離去後,修一躲在被窩裡發抖,悲劇繼續發生。美國士兵又來,雙腳無法移動的修人即使是爬也無法逃走,馬上被美國士兵抓住,再被霸王硬上弓了。曾經有一次修一被強逼口交,修一曾拒絕,馬上被對方用手槍指著額頭。 就是因為沒法逃走,又反抗無力,於是接下來的晚上,修一幾乎都被美國士兵上 在事發的三個月後,阿浩在夜裡找時子付家用,時子剛剛跟客人離開了,他遇上了秋姐,秋姐提到時子不希望被弟弟看見她在街上拉客的情況,叫他最好在白天來找時子,還有有空的話多些回家,時子很掛念他 當然,阿浩是從那時答應了修一不會再回來,對當時的那件事守口如瓶 而在談話之間,原來秋姐認為時子為了修一犧牲的已經很多,但修一沒有要時子賣身來反哺他卻沒有感恩之意,替時子感到可憐 而這時在白天時,時子發現她工作的餐廳常常出現一位男子,望著她很久,初時時子也沒注意到,是同事告訴她的 看著手上的紙幣愈來愈多,修一望著它們有種不知怎麼的感覺 然後聰到了腳步聲漸漸傳來,這時候修一動自地把衣服脫去......因為他無力反抗否則只有死路一條,在反抗無效之時,卻得到他最需要的錢,用來作修復身體的手術費...... 常常望著時子的那位男士出現在時子面前,表明他喜歡上時子,也調查了跟時子相關的資料,知道她賣身的原來,讚揚她是個偉大的女人,所以更加喜歡她,被時子拒絕 當時男人答允會給時子只要她離開她現在的丈夫改嫁給他,可以為她令修一的手術費,希望時子在一星期後給予他答覆 由於近來生意慘淡,秋姐的常客美國士兵也減少光顧,即是在街上遇上了,他拒絕了秋姐,並指指坐在地上打瞌睡的日本士兵 在這時候,秋姐愈想愈不忿氣,衝去問時子拿阿浩工廠宿舍的地址,在夜裡去宿舍找他對質  美國士兵來到修一家,就喝令他,當然兩人是語言不通 美國士兵在修一房間亂翻,很壁櫃裡找出了他過去的軍服要他穿上然後才幹他 修一痛心忍辱受命 在秋姐和阿浩的對質中,才知道由最初的時候阿浩想姐丈體驗時子的辛苦所以讓秋姐的客人強暴行動不便的修一,沒想到引狠入室,在這三個月來,原來在大家也不知道的情況下,修一幾乎每一晚都被美兵施暴! 說到這兒,時子原來因為感到不安所以一直跟著來,於是三人一起跑回家,即使明明知道回去也解決不了問題,明知對方是美國大兵惹不過...... 回到家裡大門是打開了,然後在堅裡聽到了呻吟聲,秋姐阿浩叫時子不要看 裡面的情景時子都看到了,所有人都嚇呆了 修一被壓倒身下,也看到了妻子的臉,目送妻子掩著臉哭著從走廊奔出,時子所看見的是修一在嫌棄她出賣身體,自己卻連靈魂也一拚出賣, 大概就是這一瞬間的壓逼...... 一年之後 阿浩放工回來,他負責照顧修一,不過那時從阿浩的說話之中,時子已經轉嫁他人剛剛還生孩子,而修一的神色是一如以往的呆滯 沒錯,是因為那件事而大受打擊,雖然腳能走了(可能是時子新任丈夫令的手術費)但男人的尊嚴,軍人的尊嚴,自尊,妻子什麼都沒有了,因此崩潰發瘋了 阿浩是一直深愛著修一,阿浩看著修一的情況,他望著天空的星星說雖然他曾經想過希望修一是屬於他一個人,可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不是他願望的,希望流星可以實現願望,說不會許那種姐丈只屬於他一人的願望,就算要是被討厭被憎恨也好,只要修一恢復正常人的樣子,然後淚自他的眼角滑下 就在回望修一時看見修一亦眼泛淚光..... 總有一天...... < 完> 如對本篇有興趣,可聯絡本人我會給你網址看漫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