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7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只是因為愛你

只是因為愛你    他有一個秘密,已經保守了好幾年,一直以來都守得密不透風。自從他倆都當上了議員,這個秘密更加不過洩露,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不管是為了自己的名譽,或是深愛著的另一半。 這個人不是怎麼的出名,但是在社區中服務上十幾年,加上近年又當選了立法會議員,好歹也算是薄有名氣。回到位於商業大夏的辦公室,他一定是西裝筆挺,即使在裝扮方面未至於一絲不荀,但至少也耍保持整齊和乾淨 眉目端正的他雖然未至於威嚴,但成熟穩重的他做事總會深思熟慮,過著平凡而刻版生活的他,在別人眼裡總看不出有什麼變化。 人到中年了,活上了半輩子,總算是有些成就吧。雖未能有堆積成金山銀礦的財產,但有妻子和兩個孩子,和一定的社會地位。 還有一個不能外人道的秘密。 「雄,我今天看新聞時又見到你了。」在辦公室裡拿著電話筒,蓄著齊整短髮,以一本正經的口吻說著。 從電話筒的另一端乓來一把男聲道:「我又怎麼會及得上你那麼冷靜?謝嘉顧先生?」 謝嘉顧苦笑,他輕輕的托了托黑框眼鏡說:「這種激烈的事還是留給你做比較適合,我還是該待在辦公室對著電腦工作。」 他想了又想道:「唔…….還有,最近不見你抬著個紙紮棺材去政府總部抗議?」 對方似乎不太好口氣的說:「你還好意思問我?是誰忙得一星期也不能見一次面?還有誰答應了幫我手紮棺材,最後又失了蹤?」 原來是自己答應了又忘了這回事,那衣冠齊楚的謝議員有感尷尬,以笑遮 掩,避而不答。 可能真的是教人難以相信。因為在各方面也假裝得太好,修飾著太完美。 而且,從外人的角度去看,這兩個人一點也不相襯。 他如果酷愛整齊,處事謹慎,但愛人竟然是不修邊幅,粗枝大葉,處事有一點兒的衝動,有一點的魯莽──可能他是經過深思熟慮、精心策劃,然後依計行事的──可是看著他率領一大幫人去抗議示威,有時還會跟警方發生衝突,怎麼看也不錯覺得他是經過些什麼思考。 這個叫做「雄」的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一頭長髮,當中混有一些花白, 亂的髮絲隔便地用橡皮圈束著,慣穿的是寫上「還政於民」、「民主自由」之類字眼的汗衣。即使時到今日當雄晉身立法會仍保持其一貫作風,不肯遵守規矩穿西裝結領帶。他是第一個,亦是唯一一個如何特出的議員。 「唉,你還是你,一點兒也沒變。」雄笑道:「不管怎麼也好,今晚還是在老地方見面吧……」 不待對方說完,謝嘉顧就急起來搶著說:「你、你又想.…..」 「那又有什麼不對?」雄假裝正經的說:「你說過我不可以上來你辦公室室找你混,我答應了你沒來,是不是?」 這兩個沒什麼關係的人───就連在工作上也沒合作關係,也不屬相同政黨,理論上沒有相會的道理──若果來往得太密十分礙眼。現在「狗仔隊」不單是揭露明星私隱,就逢政界人物亦難逃一劫。一旦被盯上,胡扯亂編的新聞應運而生,即使不是事實,一經大肆報導,已經是水洗不清,何況是事實真相呢? 他們只能夠偷偷摸摸的去幽會。 其實,認真點去想,有時也多虧謝嘉顧有妻有兒,表面上是個好好先生,才不招人懷疑。 每一次都是在同一地點,也是同一間酒店。兩人是以「前後腳」來,而且每次都是謝嘉顧早到。 這一家高級酒店,也是他們所說的老地方。 「你穿成這副德性竟沒有被人趕出去,你真是走運了。」 「別說得這樣難聽,我可算是個名人。」雄打趣說。 「這算什麼?有特權嗎?」謝嘉顧托了托眼鏡。 雄的眼睛盯到戲嘉顧的衣服上,眉頭皺了一下,露出稍有不悅的神色,大手就抓到謝嘉顧的領帶上。 好像有一些愕然,怎麼穿著西裝結領帶也是一種錯誤嗎? 「結著領帶又扣起所有鈕子,穿了這麼多為了些什麼?」雄一邊喃喃道,另一手先到上去,解開那領帶。說著:「穿這麼多還不是給我脫了?」 謝嘉顧瞬間兩耳發紅,抓緊那隻正在解他領帶的手。 「你你你想幹什麼?」身為律師的他平日口齒伶俐,面對這家兒的事竟然會有點兒口吃。 「少在我面前裝正經吧,你的事情你的個性我早就清清楚楚,裝什麼蒜?」雄移開了謝嘉顧那手,在拉鬆的領帶下,解開恤衫的扣子。 「你這個假正經的傢伙,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這裡又不是辦公室,放鬆一點,開放一點吧。」 以前上到來辦公室,在辦雄的心懂也有時想對謝嘉顧毛手毛腳,看著眼前人行為不要得,又怕被揭發,沒奈何唯有下一道禁令不准雄再來辦公室。即使在夜闌人靜、如入無人之景亦一律禁上。即使在立法會遇上,兩人相見亦如陌路人。 「不是辦不辦公室的事!」謝嘉顧推開那得寸進尺的人,把領帶解下,放到茶几上去說:「滿腦子也是那些髒思想,我真的給人活活氣壞了!」 雄一步一步的走近說:「那麼你腦子裡裝的都很『乾淨』嗎?」 謝嘉顧沒說什麼。 「沒關係吧,反正明天就是星期天,一大朝早就可以找神父告解、讖悔──反正你每個星期也是這樣───今次還不用鬱著這麼久。」 「胡說八道!」謝嘉顧一臉不悅的說 像他這般「虔誠」的天主教從,自然會從宗教的角色去看同性戀,心底裡埋藏著根深柢固的思想,認為興同性的人相戀是違反道德和叛逆神的旨意。可是,他所深愛的人又是誰? 的確是很矛盾。可是這個問題就運擁有碩士學位的他,以理性的角度,運用他的智慧去思考,卻得不出什麼答案來,反而增添了煩惱而已。 反而庸人未必會自擾。 教徙最討厭、最怕就是有人踐踏他的信仰。 可是面對同性情人,卻是一個矛盾──抵觸了他的宗教信仰。可是,謝嘉顧卻是對他的愛人不離不棄。 兩個人,一個坐到床上,另一個在隔著幾尺遠的大椅上。 一間華麗的酒店房間,裡面的氣氛卻是此這般納悶,到底剛才的歡樂氣氛去了哪裡?雄所理想的「歡愉的晚上」又去了哪裡? 「對了,我想問……」雄試圖打破這可怕的納悶,可是看著情人似乎一臉不悅,看來……這晚完蛋了! 正當雄在失望嘆息之時,謝嘉顧問雄到底想問什麼。 「我想問前弭子時,不是有些什麼大學來訪問你的……」雄不用說完,謝嘉顧已經接著說:「那是中文大學的學生,說是作< <大學線>>的訪問,有關時下女生看BL漫畫的問題。訪問來了,我便隨便說幾句。」 「我就是要問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有好處嗎?」雄問。 「不是好處不好處的問題。而是訪問來了,秘書擅自給我接了又推不走,唯有硬著頭皮幹。」謝嘉顧一副沒奈何的樣子,吐了一口氣又說:「我都知道這樣做很矛盾,你早遲也會來問我,可是我除了可以站在法律的角度去下此意見,還可以怎麼?難道要我跟人家說『讚成』、『根本不用去管』嗎?人家的題目是『未成年人仕可以輕易買到限制級,所以政府應加強執法』。」 「就是因為你的專業,人家才會利用你來『訴諸權威』!」 謝嘉顧托了托眼鏡道:「都沒有辨法的 大學線沒有扭曲我的話,我可不能去告他;可是,我就是沒想過那篇報導會是這麼不盡不實,又這麼偏激,最後蹺了個圈子其實也是在歧視我們!」 「簡單說,你那次訪問真是害人又害己了!」雄真的除了抓抓頭皮也好像沒有什麼可以在這個時候說了。 「雖然那些BL漫畫跟我們真的沒什麼關係,可是我真的不想給他們識破我們的關係」 「可是我真的不想給他們識破我們的關係」 這句話真很震撼! 原來他是這麼愛我!顧雖然在行為上,是不會舵行動上表達對自己的愛,可是他心裡面卻要這樣的保護這段關係! 聽到這裡,雄笑了。謝嘉顧望著他的笑容,漸漸感覺到那笑容好像有一些不懷好意。 沒錯,雄的確是不懷好意,因為看來他原定的計劃好像有著落了!雄飛身撲向謝嘉顧,謝嘉顧被壓倒在床上。 「原來你是這麼重視我!」 「你真的這麼愛我…..」 「沒有!」 「我知道你不會違背良心,除非是為了我!」 「都說了不是!」 「撒了個這麼大的謊,只是因為愛我!」 「你別再胡鬧了!再說我就…..」 夜晚裡,酒店的房間裡好像有些熱鬧。 納悶的氣候去了哪裡?不要問我們,也不要阻著我們開心。 再見! 19-3-2005 人家說打鐵趁熱,本應該在大學線事件鬧出來時盡快寫好這篇惡搞文的,可是......我卻一拖再拖,遲了好久才寫完發表。這篇文應該算是惡搞多於愛情,目的也是為了用來諷刺某政治人物,奈認為做了一些事情不應該,就自然應該拿一些名譽來作賠償,至於那位攻君,是友人pizza提供的,雖然他跟大學線事件無關,可是,我也認同他一定是最合適的攻君(笑) ps>>大學線事件相關資料請看本站散文BL無罪 喜歡的話記得去留言噢!! 注意:本篇文章是風下飄搖裡唯一一篇特別允許轉載的文章,可轉貼到任何網頁及留言板,但在轉載之時必須附上作者名稱阿奈及出處風雨飄搖網址http://hk.geocities.com/love_dogs2003200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