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魔幻世界的愛人(二)

大白天,研究員工作人員回來上班,室外地方的鐵閘被打開,野人吃飽外出了,他的四隻寵物黏在一起動也不動,大概是在睡覺,我也戰戰兢兢的走出去
來到魔境,唯一可以得到安慰的是外面總算是藍天白雲,河裡的水清不見底,如同地球一樣是透明無味。沒有高樓大廈建築物,沒有煩人的噪音,天空上多了一些煙霧霞彩,有點像仙景,植物樹木的葉子黃色紅色紫色青色什麼都有,有時同一棵樹同時長出幾種葉子,看起來雜亂無章,地上的草果然很有草的感覺,就是雜草叢生,同一長度同一質感的柔軟,只是顏色是亂七八糟花朵大得有點過份,大得似我的臉一樣,結構大概和地球上的差不多吧。蘑菇也是大得誇張的份子,長相可愛得很夢幻,就像瑪莉奧遊戲裡的款式,摸起來軟軟的,還可以當作椅子坐──反正野人都在坐他們上面,他做什麼我跟著他做什麼,我的屁股不會發炎爛肉吧?
這個世界還真是亂七八糟,東西也太亂來了──我不停在催眠自己,不要用地球的尺來量度這個魔境。
我想過,如果不是被這星球的人發現,幸運地被善待,被安置在類似動物園/保護中心似的地方,要是在野外,即使是地球上的野外,隨時成為猛獸的點心,要是在這裡的荒野,可能死掉也不知道什麼一回事
野人雙手是起了的爪子,我看過他的手,長著很厚而尖銳的指甲,常常半捲曲著,我見過他開堅果和爬樹,力氣這一點一定不輸人,如果像是做鍵盤打字或者按手機上的鍵這種細微動作應該不太靈活吧──呃,我又忘了,這兒根本沒有這些東西!
不管是泥地或是石地,粗石的樹皮,野人的腳長期赤腳走動,他的腳有很厚硬的,不易於割傷,可是我就慘了
趁著白天的時間,在這世界赤身露體不是一回事,做不做草裙之類的東西蔽體不是重點,反正沒有女人,要是突然像我那麼出現一個女人,我趕快找片樹葉當香港某座大廈大堂的大衛像好了反而是必須保護雙腳,造出最簡單的鞋子,材料只能就地取材,樹葉草,還能加入什麼呢?
於是我試了試,這個方法不好,改良一下,又不行,沒關係,反正多的是時間自製的鞋總不能跟正常的鞋相比,但總好過沒有!
在我忙於自製鞋子的同時,管理人員來了我看見原本在粗大的樹幹上躺著打盹的野人,在發現管人員出現時,他竟然像吃了一驚似的從樹幹上跳下來逃走,幾個管理員追著他,野人的身手真好,敏捷得像貓一樣,可是不消一會,野人還是被抓住他被抓起來沒有拚命掙扎,來了一個比較矮的研究員,他把野人抱起來,就像母親抱起小孩那麼,或者像主人抱起小寵物,野人沒有亂叫吵鬧
他真是一點也不怕那些人,我到現在還是很怕被管理員/研究員之類的東西拿起
這些是我躲在草叢裡偷看的,野人被抱走,管理員也沒有找我,我有點好奇想知道他們帶野人去哪
 
在這段時候,我走回進室內範圍吃些東西早上剩下來的食物還有一半……只有果類作食物真是吃不飽的!
我突然在腦裡閃過一個念頭:「野人的行為就像小朋友在撒嬌一樣」。
那麼,那麼野人到底是什麼時候存在在這個魔境?
直覺令我覺得野人是這兒長大,他才像被主人養大的小狗小貓一樣黏著主人,會撒嬌,一點兒也不害怕。
要是他是在這裡出生,他的父母是誰?父母照顧長大或是被這裡的研究員養大?人類的嬰兒能夠在這種奇怪的環境能生存下去嗎?還是像我這麼突然之間從地球扯進這個空間?發生這件事時,野人到底是幾多歲的事?他在這兒生活了多久呢?我即時跑出了一大堆的疑問……
可是,野人似乎不懂說話,我怎麼問他?
 
我只是知道,我要盡力找辦法跟野人「交朋友」,因為他是這個魔境唯一可以有機會溝到的,也是唯一的同類,他在這個魔境裡生活了許多年,要從他過去生活的經驗中,增加我在對這一無所知的魔境的認識,從而我避免危險,還有減少吃錯東西中毒的機會。
 
房間另一邊的門打開,野人回來了。
他一臉不是味兒似的,把濕漉漉的長髮甩了甩,像狗兒把毛上沾著的水甩走,身上沒有再傳那陣陣臭味,黏成一團亂糟糟的長髮變得順滑……嘿!原來連管理員都嫌他太髒太臭,剛才是一起來抓他洗澡。
沒想到他這麼大個人竟然像小孩一樣。
 
野人用笨拙的動作把金色長髮的手來擰水,看著他生硬奇怪的動作,水沒有掉落多少,反而被不靈活的手指勾住髮絲而在叫痛,煩惱不已。反正,我都要找辦法接近他,不是跟他熟悉,怎麼可以得到這個世界的資料呢?
我向他出手相助,他那頭曲髮在濕漉漉時,竟是長得超過屁股,只不過之前髒得捲得像一個餅(老實講,這傢伙到底多久沒洗澡,髒亂程度簡單跟化子不相伯仲!!)
這是第一次接觸,我能理解的,這個入侵自己地盤的同類突然接近,一定會緊張,他一直向我低鳴示威,我卻不理會一直走近。我只是伸手去把纏著他的手的髮絲分離,馬上從他身上跳走──誰知道他這一刻不會揍我,下一刻會不會一拳把我打到老遠?
他反而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了。
我隔了一會再走近他。
因為我相信他本身對我並不存惡意。
我摸著他那如同爪子一樣的手手背,他有點像是狗兒交新朋友的在嗅聞我的手。明明大家都是人類,可是他的行為真的很奇異。
拿起了髮尾,我用很快的動作像扭毛巾那麼把水擰出來,他露出一副像看見什麼奇怪的東西看眼光看我。當時,我在想,這把長髮,到底要多少年才能留到這麼長?
當他的馬髮乾掉,那時他已經跑到外面玩耍,我看見他的長髮原來是長曲髮,像是特意去髮型屋燙出來的曲髮,很大的一把美麗的金髮。
 
在冷靜下來,認真去看看這個身體洗得乾乾淨淨的男人,他的確很好看,是原始那種味道,高大強壯的身體,健美而且充滿力量,是男人都會羨慕,就像英偉的年輕雄獅,雖然鬍鬚遮蔽了部份容貌,可是那雙眼睛就像鑲嵌兩顆寶石,在濃密彎繞的睫毛下緣色的眼眸像閃閃生光一樣……
讓我落到這個空間,在這裡有一位身材健美,充滿魅力的金髮美女,雖然有點野性難馴,但一定是性感物,整天大方地光著身子到處走到處方遊玩,成為我的伴侶,這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
為什麼他是男人?
老天爺就是愛開我玩笑!
 
 
唉,怨天尤人都沒有用。
小睡一會,無所事事的在外面到處走動,我發覺除了用來睡覺的室內地區以外沒有任何地方有瓦遮頭,連山洞也欠奉,不過幸好地方相當廣闊,走了一大天都沒有走完。當我路過小河時,我正在計畫怎麼令那隻野人乾淨點,怎麼可以抓他去洗洗澡,光是靠管理員不知多久才帶他去洗澡一次,實在髒死人了!
坐在河邊不小心睡著了,我被野人搖醒,我當然不敢賴床,不怕他沒耐性乾脆一腳踢過來嗎?他不知在吼叫些什麼,像是很兇惡的在罵我,他抓著我的手腕拉我起來,就直接抓我走。
快下雨了嗎?還是什麼事?我可是很放心在保育區不會把食肉獸或怪獸之類的東西跟我們養在一起。
    我看見野人的另一隻手上拿著一束不知名的野花,我沒有見過這種花朵。他的步行速度很快,簡直是拉著我跑步,我對自己的體力和運動都有一點自信,在大學時雖然我不算活躍份子,好歹我都是體育學會的成員,可是,跟這個長期在野外生活的野人來說,出入坐車,回家用電梯,什麼都是機器代勞的城市人,根本完全不能比!
跑到我氣喘噓噓了!終於抵達了。
野人仍是像很生氣似的向我呢咕嚕的吼叫,我雖然不知道他在罵什麼,但他一定是在罵我,這時侯,天色突然像是關燈一樣,不到一分鐘裡由白天變成黑夜,他手上那束花正在發光,光線不怎麼強,不過照著幾步路還可以的。
我現在大概明白他在吵什麼了。
 
我自己算過,由我來到魔境開始,大概都有半個月時間,見過幾次日落,跟地球一樣有黃昏,只不過是太陽從西方升起,向東方落下而是,沒一天例外。
可能他知道今晚跟平時不同,所以在外面找我,走了好遠走了好多路,終於找到我,趕著在天黑回來,不然就有麻煩了。
這兒的天氣真是太怪了,之前根本和平常有什麼分別,我根本不知道!
入夜,又是漫長的黑夜。 

(待續)
25/06/201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