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7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魔幻世界的愛人(一)

以我的理解,這裡應該不是地球的另一個星球或者空間,那些高等智慧生物才是這裡的人類;以我觀察,最後被安置下來的地方相信是像是動物園之類,「人」在這裡是一種比熊貓更加珍貴的動物,於是一直都受到善待,照料我的是研究員,然後令我最驚訝的是,竟然在這個魔境裡,還有另一個「人類」。
香港這個人煙惆密的城市,人是多得去到令人討厭的地步,可是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渴望見到自已的同類,不知過了多少日子才,終於見到了──雖然那個人是個頭髮鬚子雜草叢生,行動如同動物一樣,濃密的體毛滿佈,髒兮兮的身體,雙腳黏滿紅色泥巴,強壯的身體有六呎以上的──但我很肯定,直立而行的他一定是人類,是個大概二十開頭的外籍男子。
研究員把我放出來,我懷著激動驚喜的心情走出籠子,外籍漢戰戰兢兢走近我,那時候喜悅的感覺蓋過了一切,沒有想過會發生如同主人買來新的小狗令原有的狗兒反感的情況,結果冷不防被襲擊了!!
好痛,真的好痛,一下子就被扳下了,他簡直是個野人,他不懂聽我說的話,我試過叫救命,廣東話不會聽,我說英語他也沒反應,結果都是挨打了,還被粗暴的按倒地上,掐著手腕,他那雙手是對爪子,手臂手腕被抓傷流血。我捲著身體發著抖不敢動,他才慢慢的放開。
回想起來,以前看過資料說許多品種動物,特別是雄性對自己的領土都非常重視,對於新進入的同類或異類都會出現敵視情況,現在的情況就是被當成入侵者。
雖然受傷不嚴重,可是我已經夠倒霉了,沒想到那些研究員竟然把我和野人關在一起!那個粗魯的傢伙是髒得發臭的野人,跟他住在一起的生活實在是……可想而知的恐怖!
住的地方是分成兩區,佔比較小的面積是室內部份,食物和便桶都放在這邊,還有一些類似被窩的東西,佔較大的區域是室外,我有點想起海洋公園的那兩對熊貓
最初時候,室內那邊的閘被鎖起來,和野人一起在困獸鬥
他的態度並不友善,常常盯著我,發出低嗚,我坐到一角不敢亂動,漫漫長的一整天都是這樣──其實,我已經不知道來了這裡多久,每天都是在無聊之中渡過,吃無味難吃的食物散步被觀察研究睡覺,照著這個規律循環,沒有一天是例外
今天終於有轉變,反而令我膽戰心驚
每當野人有所行動都會引起我緊張,這個房間真的很大,我只躲在一角,野人似乎有寵物似的動物跟他玩,是一大三小毛毛球似的不知名生物,牠們滾動著彈跳著,野人就跟毛球一起彈跳著,一整個白天他都沒有理會我只是職員送食物進來時就不同了
明明食物都分成兩份,放在各自所位的角落裡,野人還是向我那邊侵犯
當他走過來,我知道他大概是想連我的份兒也吃掉,我不敢反抗,只好離開,他坐下來就一直在吃我的份兒這個世界向我提供的食物,向來都是一大堆顏色和形狀也奇怪的果子,吃起來味道很差很奇怪,對於食物,我真的受夠了
看著野人比我大不知幾多個呎碼的身材,胸腹肌肉明顯隆起就像在健身房鍛鍊出來,手臂粗得像我大腿,也嚐過他那身蠻力,我怎麼敢惹毛他?
奇怪的是,野人好像在把食物分類,他竟然把一部份丟進裝排泄物的桶子,剩下的果子,每一個都被他咬一口,然後我看著他的臉頰和鬚子都黏著甜膩的果肉果汁,斯斯然的走回自己那邊,吃他自己那份晚餐……
當時我直覺覺得,這傢伙是向我示威,可是空著肚子也不是辦法,被逼也要吃被他咬掉一口的果子,難道吃泡在便便裡的嗎?奇怪的是,那些被咬過的果子都是顏色奇怪,我一直都認為可能有毒不能吃的,吃起來竟然是如此甜美,沒有一個例外,這是我來了這兒後,吃得最好的一頓
於是,我突然想到,野人是不是想告訴我哪些才能吃,把好吃不好吃的分辨,可是他不懂說話
 
寒冷而漫長的晚上終於來臨,這裡不及之前的研究室那麼溫暖,在這種氣溫下要挨大概二十四小時,隨著夜色愈來愈暗,深宵時份愈見嚴寒,光著身子生活簡直隨時會冷死,不是沒有被褥,可是用棉被把自己捲得緊緊,幾乎連面孔都不想露出來,也不是怎麼有效保暖,我在想我有沒有能力繼續在這個世界活下去?
偏偏在這個時候,野人卻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似的,就像白天時一樣赤裸裸的走動著
漫漫的「長夜」,這一夜的寒冷就像是永恆一樣。
我睡過又醒過來,逼不得已爬出來去尿尿,又趕快鑽回被窩裡躲,可是野人卻一直睡得很沉,當我在睡覺時,他在睡,我醒來了,他依然在睡。
睡了又醒來,睡了睡不著,睡不著就在想東西,卻很怕自己想得太多會發瘋。
「永遠永遠的永夜」,不知為什麼在我腦海裡跑出了這個詞,有什麼意思,出自何處我不知道,今後大概也沒有辦法查到。
一直在追看,每個星期五出版的漫畫還有一期才大結局,我看不到了!聽聞還會有後續的故事,會怎麼發展,我也沒緣觀看了。
本來我從畢業後,剛剛踏進社會工作,上班一星期就突然失蹤,那個地中海的小器經理不知會氣成怎麼樣,還是像這樣口沬橫飛的臭罵:「大學生?這些沒責任的傢伙就是叫『香港社會棟樑』了!」
對了,我現在有點後悔為什麼不學多一兩國外語、唸動物學、跟殘障人士溝通的技巧,或者野外求生訓練之類的東西。如果有學過,可能面對這個野人,總有辦法跟他溝通一下,和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生存。
為什麼我要唸工商管理和人事管理?畢業了,拿到學士博士資格,但在這個世界有什麼用?
所有東西已經沒有意義了。
 
能興幸的是,野人沒有襲擊我,我一直都在憂慮野人會不會因為我侵犯他的領土而再度攻擊我。
我深深明白,「人類」在這個世界的稀有性,遠遠超過熊貓,甚至是根本是不應該在這個魔境裡的生物物種,如果生病或者受傷,沒有正確的醫療方法或者藥物,隨時一命嗚呼。
 
 
結果終於這個長夜結束了漸漸習慣不用起床就是忙著上課上班,沒有鬧鐘響聲,也沒有手提電話的鈴聲,來到這兒每天都睡到夠才起床,不知有幾多年沒有試過這樣
可是今天卻例外了
我把自己捲得像酒樓的點心臘腸卷那麼,我就是夾在麵包外殼中心那條臘腸,一直都睡得很安穩
從來沒有人用這麼粗魯的方法叫人起床,野人果然非同凡響,他沒有發出過任何聲音,我沒有看到他是怎麼做的總之,我只感覺到搖晃,像整個人連人帶被子拿起來,舉高,再從被褥之間被搖得跌出來,摔到地上!
天呀!這是哪來的力氣?
 
野人看見我狼狽的趴在地上,看見我已經醒了,他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慢條施理的從我身邊離開,回到他睡覺的那邊,還有他那一大三小的寵物那兒
食物已換上新的,野人在我起來之前像昨晚那麼,已經幫我「處理」了。
這傢伙到底想怎麼,我真的搞不懂了
外面是清晨,日出西方很正常,沒有什麼好驚訝,外面世界漸漸多了鳥嗚聲,傳來花香和青翠的植物氣息,很清爽自然的一個早上,只是天空上多了個剩下影子的一小輪細月亮身影

(待續)
21/06/201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