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641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瑰麗閃爍夜半山 番外篇

瑰麗閃爍夜半山 番外篇 (一) 腐女秘書出賣達明,古浩收藏了超多達明的照片,還很寶貝地收藏了一根很長的頭髮 (二) 這兒是< <瑰麗閃避夜半山>>的番外篇,不過未看主線故事都可以把本篇看成一個獨立的作品,為了方便大家閱讀,而先介紹一下人物: 瑰麗閃避夜半山本來是指古浩的半山區別墅,他是個超級富豪,似乎沒有體驗過平民百姓的生活,突然想起「當一天平凡人」的念頭,藉著這個理由終於來到愛人陳達明的家……達明是工作關係而認識,古浩暗戀了他四五年,到近來才抱得美人歸……外貌俊俏,就如模特兒一樣的身高,還有一把飄逸長髮的美男子,這一位迷人的愛人…… 「怎麼認識了你這麼多年,就是不肯帶我回你家看看?」古浩說著說著,達明和他從的士下車,現在處身的位置是上環德輔道西,馬路中間是古老的電車,慢慢的在鐵路軌上爬行著,不時按著叮叮叮叮的警號,街上熙來攘往,商店的貨品雜物佔據了路面位置,令原本狹窄的街道變得更加擠逼。 跟著愛人返家的古浩好像被嚇了一跳似的,他來過香港不下一百次,大概就從來不會在這種地方下車,走到路上。 可是今次要「當一天平凡人」,達明是這樣的說。 跟著達明走,在這狹窄的街,真的除了狹窄,就是只能用狹窄來形容,這是古浩的真心話。 為什麼還要在路邊建欄柵、燈柱、滅水水龍頭?路口放垃圾桶和郵筒,還有轉角位有個阻街的報攤,偏偏來一個推著貨物匆匆跑過的工人,他真是不長眼睛的差點撞過來,幸好達明來得及把古浩拉到一旁。 這五分鐘的路程,轉到橫去,街對於任何一個香港人,要走這段路真的沒有難度,大概連用單腳跳到都能跳回家!古浩簡直像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一起來到達明住的大廈門口。 油漆剝落的鐵閘長了鐵鏽,只有一個人出入的寬度,望進去裡面還要走一道樓梯,太奇怪了。達明按了密碼推門進去,古達看見保安員是個肥大叔,他的桌面是彩票和馬報,閉路電視顯示著後樓梯和電梯裡的情況,不過好明顯管理員一定沒有在看,因為他忙著在找周公,聊的話題也是賽馬吧? 電梯每次最多只能載六人,連數字按鈕都舊得發黃了,達明說這座大廈樓齡是四十一年,當然走廊這些部份也很陳舊,只是在外面看起來,不覺得大廈很老,大概是去年塗上去的油漆的作用吧。 鄰居的家門口有髒兮兮的地墊和散落著的鞋子,只剩下香燭腳和殘燭的土褪色地公神牌,沒有關上後樓梯的防煙門傳出垃圾的氣味……古浩看見這些景象不禁x著眉頭。 怎麼能想像一位如同模特兒一樣的帥哥美男子會住在這種地方。 不過令古浩更加張目舌結的不止這些,達明終於打開了一個單位的鐵閘,可是看進去像一道小走廊,裡面還有幾道大門,最裡面的才是達明住的地方。 這種形式的住宅可以叫作「套房」,即是房間附有浴廁,多半是在樓齡大的舊式大廈裡,一個私人單位由業人分間成三至五個小單元/套房出租賺取租金,雖然每個套房能收取租金不高,加起來回報卻比直接將完整一個單位出租高。租住這類型套房的住客都有著各種理由:例如收入不多的年輕夫婦情侶沒有足夠金錢租一個完整單位,或者一些家裡跟公司距離太遠的人,租個地方減省上班的車資時間等等。 達明是獨居在這兒多年,理由都不外乎省錢和跟工作地點接近。 這間「房子」只能用斗室來形容,大概面積只有一百呎,可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可以列進傢俱的東西,大概只有衣櫃,電腦檯和床,洗手間連浴室還塞進一台小型洗衣櫃,連餐檯也沒有,地上有一台風扇,衣櫃上和旁邊都堆滿雜物,煮食位似是一道糟,有一個單頭煮食爐附小型抽油煙機,下面有個小小的金屬外殼物體原來是雪櫃,放了這些雜物後,只剩下一條小小的走廊,用盡室內每一吋位置,連窗花都有用途,它是用來掛曬衣架,吊著幾件內褲和襪子……簡直就在雜物堆裡生活,很典型的香港人家居。 「坐吧,我家裡沒椅子。」達明拍了拍他的床,椅子只有一張,就是那電腦椅,達明接著說:「反正沒有朋友來,買多張椅子只會阻路。」 還沒有從震驚中醒覺過來的古浩,再次用很驚訝的表情看著那鋪上淡啡色條子紋床單的床,枕頭和被套都是同樣花樣,摺疊得蠻齊整的。 「這是愛人每天睡覺的地方──」簡直可以用「神聖」來形害,對吧? 對於古浩來說,也許真是個聖地,愛人就是要讓他坐上去呢! 達明把鞋子放到門後一旁,關了窗子開冷氣,跑來跑去的把正在曬的衣物掛到洗手間,古浩就呆呆的站著不動。 「不好意思,只剩下可樂,你要不要喝?」達明打開雪櫃,裡面真是空無一物。 古浩的眼睛轉到冰箱裡面,再看看周圍環境,到底達明平日是怎麼生活? 還沒有等古浩回答,他就把可樂開了,轉過身還看見古浩站在床邊。 「可樂給你的。」達明一屁股坐到電腦椅上,滑動一步的距離就回到床邊說:「我的床很乾淨,上面也沒有圓釘的,放心坐吧。」 古浩接過汽水,有點不好意思的坐到床上。 「怎麼你不換過好點的地方?」對於古浩來說,這兒簡直不能住。 「住了許多年,都習慣了,那時沒什麼錢,就隨便找個便宜地方住,以前想過搬家,但沒有時間又嫌麻煩,後來告吹了。」 「俺真的要說,你住的地方比我工廠的工人宿舍還要差。」 「我又不覺得怎麼。」 「那麼你平時吃什麼?這麼擠真的能住嗎?」 「其實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公司,真是只有睡覺才回來,我不覺得有什麼問題。」達明說:「基本上我不會自己煮食物,多數吃外賣,在餐廳吃飽才回來。」 「哎呀,你這些算什麼生活?」古浩口沬橫飛的說,這時候,他根本在盤算怎麼能改善達明的生活環境。 「那麼你的屬下來到,看見當經理住這麼不能見人的地方,太丟人啦!」 「我才不會讓他們上來。」達明很堅決的說:「他們太吵鬧了,鄰居們還用睡嗎?」 「唉,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香港人,許多都是這樣生活啦,大家還不是過得很好。」達明說:「不是如你所想香港人都是過大爺的生活,許多許多都是『卡奴』之類。我算不錯啦,還有好好儲蓄呢,自己也是個小業主。」 「你還別要待自己這麼壞吧,我好心痛呢。」古浩說:「我現在明白為什麼你以前總不肯帶我回你家坐坐。」 「不是你說要過平凡人的生活,我才不帶你回來。」達明那笑意是什麼意思? 他帶著尾音的說:「別反誨,今晚你可要待在這兒呢。」 那是什麼笑意,但古浩好像明白了,他找了個位置把可樂放下了──狹窄的地方,連床頭也放滿了雜物,真是一個空間都沒有剩下來。 「俺真想你搬到我家住,就不用塞在這種地方。」古浩吐了口氣,把他的寶貝別墅的優點數著手指的說:「我家有什麼不好?地方寬敞,寧靜,什麼東西都有,總之應有盡有,不應該有的都可以有,還有治安好,要吃什麼傭人馬上煮給你,風景好,空氣好,心曠神怡……」 「可是上班好遠呢!」達明馬上打斷說話。 古浩理所當然的一把拍到達明肩膀上說:「噓,我家有司機有車子,有什麼好麻煩?」 達明笑了笑說不用了,如果搬到古浩那邊住,不是把他的生活都搞亂了?還是住在這兒自由點,習慣點。 可是那隻手卻不規矩的滑下來,男人的臉帶著不好的笑意,隔著衣服摸到達明的乳頭上,用其中一隻手指彈動了一下。 「喔!」達明尖叫了一聲,撥開他的手說:「你的壞手勢又來了!」 「怎麼了,不是有感覺了嗎?」古浩帶壞的笑意比之前更明顯,他的雙手更抱到被驚嚇而站起來的達明的臀部和大腿上,搓著摸下去。 把達明更向自己的身體摟過來,由於達明的腿特別長,古浩把他的臉壓向達明襠部,達明幾乎慌張得要把古浩從身上推開,他明知道,下一步這傢伙就是脫他褲子! 「怎麼啦,過了這麼久還不習慣?還害羞嗎?」被甩開了手的古浩帶著淫意的笑道。 逃脫出來的達明紅著臉大叫:「窗簾呀!還沒有關!」 「有問題?」古浩正在想有什麼好緊張,慢慢的向後一望,他背後是一對窗子,跟「對面」的距離可真是短,不知有幾多呎距離,除了舊水渠和牆上的污漬,最顯眼的就是鄰居的窗子跟這兒的窗子位置剛好相對,那家人的電視機在播卡通片,小兄妹在追逐玩耍都看得一清二楚! 這個情景讓古浩張目舌結。 「怎、怎麼會這樣近的?」古浩指著窗子說:「住在這裡豈不是整天都要拉上窗簾?」 怪不得達明這麼緊張了,差點兒變了兒童不宜的真人秀! 達明熟練地把家裡所有窗簾都拉上,室內變暗了。可是他沒有過來。 「你在幹什麼?」古浩急不及待地趁著達明關窗簾之時,已鬆開了皮帶和褲頭鈕扣,可是達明卻忙於把浴室裡的晾曬衣物拿出來。 他說:「先洗個澡,很快,等我一會!」 就關了門。 古浩在外面大叫:「你這傢伙有潔癖嗎!?」 心裡總不是味兒──困在這狹小的房間裡連床也特別小(其實為了達明189CM的身高而特別訂造的床,闊四呎,不算小了),沒有裝修沒有品味,像處身特賣場的雜貨堆裡,洗手間瓷磚這麼土氣,關了門就什麼都看不到──至少在這等待的時間都應該讓他好好欣賞愛人裸露身體洗澡吧! 可是什麼都看不到,只聽到水聲和看到那個木門!! 漫漫長的十分鐘,等得古浩的頸子差點變長了,達明圍著毛巾出來,盤起了長髮。 「噢!」古浩為眼前的愛人而興奮尖叫起來。 英俊的臉孔,高挑的身體就像模特兒一樣,均稱的身材,只是雙腿有點過長,應該沒什麼可以挑剔了,帶著那平時見慣的陽光笑容,不同的就是今次沒有穿西裝。 在達明洗澡的期間,古浩只脫剩內褲的坐在床上,招著手說:「愛人呀,來我身邊啦──」 「你不用洗嗎?」達明把盤著的長髮解開,過腰的黑髮如谷布般散落下來 古浩撫摸著褲襠裡那一包說:「你真是應該去拍洗髮精廣告呢──我可是隨時可以開始呢──沒你那麼潔癖!」 「真是拿你沒有辦法──」 「是我的話,總是我含你的屌,你不洗澡我都不會嫌你髒啦──」古浩抱著達明的腰,扯走那件毛巾,怎麼還在下面穿內褲? 「你這狡猾的傢伙,想玩什麼?」說著說著,手當然不會閒著,撫摸著臀部和大腿內側,臉倚到達明平址的肚子上,x著下腹。 「呀…….」達明抱著古浩的頭說:「你又來這一招……..」 「你不喜歡嗎?」古浩心想:「造過這麼多次,你身上有什麼地方敏感我怎麼不知道?」 古浩的手伸進褲內撫摸,輕輕掐著屁股的軟肉,把手指深進股溝。……. 「哎呀……不要這樣啦……」達明這樣的叫著卻抱著古浩的頭叫不要………古浩偏偏就是手沒有停下來,他的臉埋到達明跨部。 「你已經硬了。」這樣說著時,古浩的指頭已探入小穴去,他略帶一點粗暴的把達明的砰腳褲拉下,直接把那陽具含進口裡吸啜….. 把眼睛往上偷看達明那享受的表情,口裡繼續忙著,他自己的下體也一樣很有感覺。 達明站著被他吸啜著,彎下了上半身,下垂著那披散的長髮,就像一道簾子一樣,把下面的景象都包圍了,只剩下兩個人的空間。 「哎…呀呀……我不行了……呀……….」達明發出得喘息似的呻吟,古浩才停下嘴裡的動作,唾液還連著那挺硬著的陽具前端。 達脂低著頭,他自己盯著勃起的陽具,那個害羞到不行的表情,真是好煽情呀! 古浩抓住達明雙手的手碗,另一手在那隨時發射的陽具上輕輕的碰一下,再碰一下……或者又碰一下。 臉和頸子,下腹和大腿,當然包括發著燙的陽具,忍不了的感覺,令達明大叫:「你這傢伙,別再玩我呀!」 「你說不玩我就不玩,我不碰,不碰。」古浩的雙手就握住達明雙手的手腕不動。 他們兩個人一個只穿內褲坐在床上,一個全身赤裸裸的站著……四目對望。 「忍一下,一會還有好玩的」古浩帶壞的笑言。 「呀?」 古浩只是笑笑,他張開大腿,勃起的陽具的形狀看得好清楚,還從內褲前面的開口露出發紅的前端,他就是要達明在看著他這部位,放開一手,用來在愛人面前撫弄那一大包,這樣的挑逗就是只能看。 「你別這麼壞吧──就是只能看。」 「誰說只能看?」古浩放開手,快速地把x餘的內褲都拉下了,通血碩大的陽具如同跳出來一樣。 他很仔細的瞪著愛人的表情變化,那張本來羞紅的臉,半影著像迷濛的眼睛突然睜大了,嘴角上帶著驚喜似的反應。 還偷偷地似的在吞了口水。 「太可愛了!」古浩心想,他一邊在上下套弄著,問達明:「你有潤滑劑嗎?」 達明從床前的櫃子翻了翻,找到了,直接塞到古浩手裡,不過古浩沒有收下。 一個人住,不是早有預準嗎?自用的話怎麼會特意買矽性質材的潤滑劑(矽性與油性沒有水面張力問題,也不會蒸發,應用在肛交時,可以貫徹始終,不必中場休息補水)。 「唔?」達明拿著潤滑劑傻傻的站著,怎麼古浩要就是不拿著。 「你不打算幫我塗嗎?還是想我自己來?」古浩指著他的陽具說。 所以,達明就開始在笨手笨腳把潤滑劑倒到掌心,摸到古浩那發著燙的性器。達明纖長的手指在上面每一下的撫摸,感到擴張的血脈一下一下的跳動,好像還比剛才彭脹著厲害。 「喂喂…好了…好了……幫我塗塗而是,你這樣弄我真的受不了……」古浩被達明雙手套弄著,陽具脹著挺挺,反蹺著,那尺寸快要碰到肚臍。 一手把潤滑劑奪過來,一把把達明的腰子摟住,古浩的力氣明顯比達明大許多,達明來不及反應就被抓住說:「還有你這兒。」 沾上潤滑劑就塗到達明的後穴,手指一隻二隻的伸進去幫他放鬆一下。 如果剛剛正在口交時還繼續翻下,達明一定會忍不住射了。 「呀……」達明的身體倚靠到古浩身上,可是他仍然勃起的性器就觸碰到古浩的胸膛,敏感的前端被磨擦到了── 「怎麼了,你想怎麼玩?」古浩張大雙腿的坐在床上,挺著勃起的陽具,雙手按在床上,達明很清楚的看見他近來很努力健身的成果,胸肌變得明顯,腰的線條變得美麗,好像沒最初時看見有多少肥肉。 「還看不夠嗎?你到底都是喜歡肌肉,這樣吸引點,是吧?」古浩自豪地拍了拍腹部說:「在這段日子,我每天都有勤力做健身,肌肉酸痛我還要做,看到成果,對吧?」 達明把手放在古浩胸口,掐掐那變得結實的胸肌,說道:「不錯。」 「你這傢伙──我不想讓你看到我像中年發福、水桶腰的身材,讓你倒胃口、興奮不起來。」古浩雖然對自己的床上功夫很有自信,可是身材不行他自己都很介意,愛人沒有口裡嫌,就不會心裡感覺不好嗎? 古浩向後坐然後躺在達明的床,成大字的坐著張開雙腿,發著紅的陽具朝天花板的指著,隨著肚子的收縮邢彈動著引誘著愛人說:「怎麼呀?還在看,自己坐上來吧──」 達明掩著自己的嘴和臉,比想中聽話的爬到床上,跨坐到古浩的腰上,低下頭,長髮垂下,又是一道簾子的把外面的景象都遮住了,就像在說:目光只放在我身上,外面的什麼都不要看了! 達明跪坐似的坐到古浩的肚子上,他的股溝磨擦到發著燙濕漉漉的陽具,他的按在床上支撐著,可是似乎光是靠自己上下移動身體,就是沒法子找到正確位置,達明的眼神像是很無奈的望著古浩…… 「這樣也不錯……」古浩來回磨擦的摸著愛人的大腿說:「你喜歡這樣磨擦嗎?爽不爽?」 「爽……很捧………可是,可是……我還是想……」達明這樣說著時,他就伏到古浩身上,雙手抱到古浩的頭上,臉頰貼著緊緊的,這位總是不肯被親吻的愛人在說話著,呢喃著他在說什麼,不要緊,吐出來的氣息和和嘴唇的動作,吐出來的氣息咎暖意,就像愛人主動在親吻自己一樣。愛撫著愛人的腰肢和腹部,令他慾望難忍,更喜歡在身上蠕動。 「不知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明白──」古浩撥開了那披散在兩人身上的長髮,抱緊著愛人的身體,用力的把他往懷裡抱一把,連同雙腿一圯扣緊,用力的在頸子上親吻。 達明被掐得緊緊的,磨擦的感覺和被吸啜的興奮感覺令他快受不了。 「…呀…….浩……浩……….可不可以……」達明在他懷裡掙扎,卻帶著要求的說:「……把那個放裡舟進面……我…我自己弄不來。」 「你的喜歡的有多難!」古浩吸了一口氣,鬆開了達明說:「忍一下,會有一點疼痛的。」 他留一手抱著愛人,另一手大概是伸到下跨扶著已經急不及待的那根勃起的陰莖,潛進愛人的小穴去。 「呀──!」達明抓住床單的大叫了一聲,已經開始插進小穴,雖然只有前端,可是突然被撐開的總會痛,不管之前已經造過許多次。 「」「」「」「」「」「」「」「」「」「」「」「」「」「」「」「」「」「」「」「」「」「」「」「」「」「」「」「」「」「」「」「」 「」「」「」達明把古浩帶了去他的家,斗室+塞滿雜物,床很窄,H時反而是古浩撞到腳 「我的愛人怎麼可以住在這種地方?」當一天平凡人! (三) 師傅多口取笑達明含燃結果被踢下體,古浩說是我愛他多過他愛我,這樣明白了嗎? (四) 「你知不知道你長得像什麼?」 「吶?」 「像蜘蛛,四肢很長的蜘蛛」 (五) 古浩為了達明而做的一堆無聊事……一直被達明以為古浩的興趣只有三分鐘熱度而是 (六) 古浩明明答應了戀情要低調,明知瞞不過,只通知老陳,誰知到後變成了全公司,甚至全行都知道的公開的秘密 (七) 達明搭上了古浩,今次想窮都難了 (八) 你還敢提這件事,假狗寄來公司,好彩我沒有當眾拆禮物,不然我真是要找個洞鑽進去!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