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無 愛的世界

無 愛的世界 那個玻璃箱子就是我的「家」,由我對這世界有意識的那天開始,我已知道我不能離開這個「家」。 沒錯,在這寂靜的白色實驗室,最裡面的巨型玻璃箱子就是我的家,也是我的命運。 「我」就是這樣誕生的一個人,到底是為了什麼,又是為了些什麼而生存下去,科技和醫學又是些什麼? 如果這些都比「人性」重要,那麼為什麼要花這麼多時間心力去研究,去製造故意的悲劇,要用「我」在來祭品,找「我」來犧牲? 一切也是由慾念而起,只是一個人的慾望而起,連同一班瘋子一起實踐慾念,造就了瘋狂的歌劇的開端── 已經二十歲了,仍受到像幼兒一樣的照料,由出生那天起從來未踏出這個實驗室、沒上過學、也沒有接觸過實驗室人員以外的人,他對世界的認識也只來自錄象膠卷、書本、筆記本和實驗室人員的口耳相傳──一無所知的二十年,小范倫丁自出生到現在也過著被人研究和觀察的「生活」──在牢籠裡成長,幾乎從來沒有接觸過陽光,令這白人青年的皮膚白得像半透明,下面的血脈若隱若現,白金色的長髮蓋著碧綠的眼眸,眼睛卻是呆滯而畸帶詭異的病態,顯示著的是脆弱而詭異的美麗。 更可怕的是,他那美麗的面龐跟實驗室室長幾乎長得一模一樣,相似得去到不吉祥的程度──看到小范倫丁的臉就如看到范倫丁室長二十歲的面貌一樣。 小范倫丁是實驗室室長范倫丁和高級技術員蘇菲亞的兒子,可是事實上卻是一個秘密──對外面世界無疑是一個秘密,可是在這間實驗室,卻是一個公開的秘密,連小范倫丁也知道──一早就知道。 而他第一次離開「溫室」卻是…… 在晨光稀微的樹林步出一個紅衣青年。那身不整齊的紅衣是暗紅色,遍身遍面是乾固了的血跡,及腰的長髮也是血。這麼的一個呆滯的青年提著染血的餐刀,步過了樹林,漸漸接近城市,受驚的途人向警察局舉報。 這個青年在沒反抗之下被帶走。 沒有知道他的名字,沒人知他的來歷,也沒人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 青年由被發現和帶走的那走的刻開始,沒有哼過一聲。儘管明知道他不是個啞巴,但是有一點已能的確實的是,他極可能牽涉在一宗命案之中,還有這個青年有異於常人,不管是行動和神色。 為搜尋線索,警方在媒體上散佈消息,找尋一切跟這神秘青年相關的所有資料。令警方啼笑皆非的是傳媒提供無用的資料:這張臉是威尼斯大學遺傳學權威教授范倫丁博士的年輕容貌,還要附上范倫丁博士的年輕時照片。 案件奇蹟一般的進展,青年用警方給予的紙和筆,在紙上用法文,整齊的字體寫下一個完整的地址。警方跟隨這個唯一的線索去追查。這是發現青年三天之後的事。 去到青年寫下的地址已人去樓空。那裡是一個倉庫,裡面能搬走的東西都被搬走了,而不能帶走的東西都全被惡意破壞,看來是刻意不留下蛛絲馬跡,以防被查到些什麼資料似的──就是因為太刻意了,而且明顯看著出是被匆匆棄置的,更加引起警方的疑心。 而青年方面,暫時被安置在醫院的拘留病房,他顯得異常冷靜,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被關著卻沒有任何一絲不安的感覺,只不過神色卻不尋常,還有一些奇異的行為。青年非常害怕接觸陌生人,在醫護人員和警察面前顯得惶恐不安,反而長時間獨處在密室一般的拘留病房卻神態自如。 事件在調查,在傳媒高度關注,警方受到各方面壓力底下,一件無頭公案終於真相大白。這絕對是一件驚世奇案。秘密實驗室被發現,一切文件和大部份研究資料亦隨著這件咄咄怪事公諸於世。范倫丁實驗室所有人都被拘捕,當中包括名義上是范倫丁博士妻子的研究員蘇菲亞。 在人類基因圖譜快將被解開時一直也有很大的爭議,就是複製人類。本來使用複製技術作醫療用途實在是可造福無數人類,可是一直牽涉道德等問題,在各方面都忙於爭議的時候,范倫丁博士跟得力助手蘇菲亞小姐舉行盛大的婚禮,然後小范倫丁已無聲無息的、靜悄悄的在英國北方的一個小鎮裡誕生。 小范倫丁跟普通的小孩一樣,都是在醫院出生,有出生證明書,也有作防疫注射,只是沒有上學。在強制性的免費教肯制度之下,他是沒有依附教育制度唸書,而是得到政府允許由父母親自教導的特殊例子。 只不過,不同的是小范倫丁事實上不是范倫丁夫婦的兒子,而是用范倫丁博士的DNA做出來的複製人,假借助手蘇菲亞人工受孕,以夫妻名義掩人耳目,早在二十年之前進行違反世界公約的複製人實驗及研究。 小范倫丁是實驗的動物,被關在大玻璃箱裡。由離開醫院開始,他就被送到秘密實驗室,多年以來也是被人用來進行相關研究。由腦袋裡有意識的那天起,他就明白到他是一生人也不能離開這個玻璃箱。這個用落地大玻璃圍成的房間就是他的「家」,沒有自由和私隱可言。被收集血液樣本等等身體數據實在是家常便飯,也是小范倫丁的生活一部份。 實驗組的人員只不過當小范倫丁是一頭實驗動物;小范倫丁身上的遺傳因子全都是來自范倫丁博士,沒有任何一個巴仙是來自蘇菲亞,可能是因為蘇菲亞總算是他的「生母」,沒有因為小范倫丁長大而減少對他的照料,即使他已長大成人,仍是像照顧幼兒一樣的看顧他,令小范倫丁對蘇菲亞有極強依賴性。而范倫丁博士在表面上不過是把范倫丁當是實驗對象,但事實他是對小范倫丁抱有特殊的感情。 「你的所有都來自我,你是另一個我,但我對你卻有著絕對的擁有權。」 從警方在范倫丁秘密實驗倉庫中找到的錄影帶、電腦文件記錄、研究筆記、范倫丁博士私人記事本中得知,小范倫丁不單是實驗品,而且自小就跟范倫丁有不倫關係。從記錄裡看到,那種關係大概由他十歲後開始。 雖然所有跟複製人實驗相關的人均被拘捕查問,只是以往藏在倉庫的資料已被毀滅無從查考。從那二十年來,清清楚楚的科學研究記錄中看到一切相關小范倫丁的研究,大致上可以說,小范倫丁跟來源者范倫丁博士擁有完全一樣的基因,身體數據亦極度相似,除身高體重膚色等受後天因素影響外。從范倫丁博士的報告中亦提到,複製品小范倫丁智商高達一百四十三,自小博覽群書,情況跟他當年一樣,以九歲幼齡有考獲一級大學的學歷智識──當然,小范倫丁不過是作模擬考試而是。 縱使小范倫丁擁有高度智識,可是他卻顯得對世界一無所知。只是因為他沒有踏足過這世界嗎?卻不是。小范倫丁所接觸到的資訊都是要得到范倫丁所允許,所以他所認知的世界就是范倫丁博士所設定的。而另一個原因就是蘇菲亞女士,一直以來對小范倫丁過度照料和保護,超越了一般慈母對孩子的愛和提攜撫養,反而令他本有正常人有能力做到的事都不會做。 就是這兩個人就是造成了小范倫丁只懂著書本上硬件智識的木腦袋。 從范倫丁的筆記中看出,這是范倫丁的願望,這個另一個自己是完全服從他的。他期望小范倫丁不會思想,沒有判斷力,如願以嚐的廿年,對范倫丁博士唯命是從,「反抗」這個詞彙從來沒有出現過在小范倫丁二十年來的生命。這是范倫丁博士刻意造出來,一直也在他計劃之中;二十年來,一直也沒有發生過什麼意外。 外界發現小范倫丁後,才發現了范倫丁博士人間蒸發。確定范倫丁博士被殺是神秘實驗室被破獲,從蘇菲亞女士口得知──一切迷底由此解開──令真相大白的是一盒跟范倫丁博士屍體埋在一起的錄象膠帶。 ──從來也無人知道小范倫丁是否願意,但是這兩個人畸形扭曲的性關係早就在十年之前開始。小范倫丁從沒哼過半聲,也從未反抗,只是默默接受,或者他根本那是什麼。在這無知之中,小范倫丁在接受沒有痛苦羞澀的感覺下,十年來幾乎每夜都跟這個男人纏綿。這一夜也不例外,只不過唯一不同的是小范倫丁比以為做多了一件事,是他主動地去做。 也許小范倫丁第一次有個人意識並去實踐的就是這個……在空晃晃的大玻璃箱裡,小范倫丁從藏在被褥裡的餐刀掏出,朝著那熟睡的男人胸口把冰冷刀鋒插下。 小范倫丁平生第一次把腦袋中所想的實踐,就是如錄影帶被所見,用預先藏起的餐刀殺死對方──不管對方怎麼哀求哭號,仍跨坐到他腰上,刀起刀落直至對方靜靜的躺著再也不動。 在那拍攝玻璃箱內情景的錄帶中記錄,小范倫丁是一如以往的枕在范博丁博士手臂上熟睡。 「鋒利的刀子怎麼會出現在小孩子的世界裡?上天太恨心了。」蘇菲亞女士像是悔恨般的說:「所以我早說過,他什麼也不應該去做。」每天的新聞熱點也是神秘青年複製人小范倫丁。他的出現令舉世震驚,他的行動更令人懷疑複雜人類是不是等於製造惡魔──沒人知道是基於什麼原因,但在放面前的事實卻是這頭小惡魔做出了極度兇殘冷血的事,而且他一直以來也不知道自己做錯事──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殺戮和死亡。 在美麗的外貌底下,是一頭惡魔! 這就是眾人對小范倫丁的評價,即使外界對事件未完清楚明瞭時,已強加評論。可是對於蘇菲亞女士的言論卻無人質疑──就是因為一直受到過度的庇護,小范倫丁才一直也無法判斷實踐,可是眾人卻深感同意的是,蘇菲亞對小范倫丁是偉大的母愛,而沒想過她是過度的「愛」,「愛」到要控制一個人而間接造成了這場悲劇。 悲劇的導火線是變態的色情電影。范倫丁博士為了滿足續步加深的色慾渴求,在記錄之中看到近半年經常向小范倫丁展示性虐待題材影象及資料,並對小范倫丁施虐。在他意料之外的是小范倫丁竟模仿片中女主角在事後用餐刀將男角色活活插死,然後依偎在男主角屍體旁邊,情況跟他行兇的畫面一模一樣。這一點恐怕范倫丁博士再聰明也沒猜到,最後竟被一直以來都很成功控制著的實驗動物所殺。 為了滿足色慾最後卻被色情被殺,以為自己是舉世最聰明的卻被聰明誤,還真夠諷刺。 小范倫丁被發現足足兩個月,從來沒說過一個字,但心理學家相信,當時小范倫丁是不知道他殺死了范倫丁博士,因為在那光色情錄影帶最後面是字幕和在劇中被殺死的男主角在血泊中爬起來,換上清潔的衣服,連同攝製組離開酒店;也許,小范倫丁是根本分不開戲和現實,他可能到現在仍不知道范倫丁博士已經死了,所以他才眼睛呆呆的望著大門,就如以前在玻璃箱裡的日子,眼睛是望著玻璃箱大門的方向一樣,等待這個不會再出現的人回來。 可是這全都是猜測,真正的真相,恐怕要等到小范倫丁開口說個明白,或者有一天科技特飛猛進,可以有讀取別人腦袋和思想的工具才行。 小范倫丁的出現,無疑令整個醫學界震驚,不單止是醫學界,也包括學術界、人道主義提倡者、宗教界,還有各種各類的專家。而案件在警方而言,總算是「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只是要找一個地方去安置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個人類複製品。 醫學界和人道主議提倡者正極力爭議,到底小范倫丁應該如果處理才恰當──一個除了是實驗品外,亦在實驗中身兼技術人員的奇異青年,擁有極高智慧、學歷和世界上最頂尖的複製人類研究資料,若果將這現成製成品再加以研究,對醫學上一定可以造就一大突破,只要好好開發這材料;另一方面,雖然道德提倡主義者對小范倫丁的情況並非出於同情,但是卻不能接受一個人類被當成研究對象,回復以往被關在玻璃箱子的生活。 就當外面正如火如荼的爭議之中,小范倫丁仍是一聲不響的,但在紙上寫了一頁又一頁,那全都是他所知的東西。 范倫丁博士製造他不單是為了科學研究,而是滿足他一個奇怪的慾望;蘇菲亞女士對他的不是「愛」,而是擁有和不想被搶走她的東西;其他科研人員只是想在這兒實踐他們對科學研究的慾望,想研究為世不容的科研,想以醫學和科技去接近和企圖踏足神的領域。 「在這些日子裡,我看見了死亡,那是我第一次憑我這雙手去實踐的一件事,現在的我知道所有事情已不可回頭,范倫丁死了。」這是小范倫丁被暫時安置在醫院拘留病房時所寫的,寫出這段文字時大概是被發現後的三個月,亦是警方一廂情願以為案件已真相大白之時。 「我懂得許多,在智識的領域上,我會自負地說我比誰也懂得更多,可是說到要實踐,我卻不如一個小孩,世界上一切一切的事,我只懂紙上談兵。我從來也沒實踐和使用過我的智識,一直以來我也只是站在一旁,或者跟隨著范倫丁後面,只有看的份兒,從來也沒有做過任何事。蘇菲亞說過世界是危險的,我不應該往外面看,更不應該去觸碰危險的事情,所以她一直像大樹一樣庇蔭我,也用雙手掩著我的眼,不讓我看這醜惡的世界,只是因她認為我跑到去外面,我就會被沾染。可是事實上,我是由慾望而生,本身就是污穢得不堪入目。 「掩著我的眼並不是好方法,我得到的是范倫丁的高度智慧,即使能得到和吸收的智識和資料都是被人限制著,可是我卻有著和范倫丁一樣的理解力,在許多年前我一早就想得很透澈、很清楚。我從來沒想過要逃離這個『家』,也沒想過要離開范倫丁身邊,因為我知道多年來的習慣令我不能在危險的社會上生活──而我也很努力地逃避,逃避那種叫作慾望的感情。 「被關在玻璃箱子的日子,裡面沒有別人,沒人會跟我說話,更不會把我放出來,那裡是空晃晃的,只是有在牆角上鑲嵌著隱閉攝影機鏡頭,我就一直伏在被窩裡想,外面世界的危險是什麼?那時候我認為是『慾望』。就是因為慾望,才會在一小張一小張的剪報上看到有人因為無法節制的物慾,有著美滿前途的大好青年卻弄得債台高築,繼而走上絕路。 「我的誕生,一半是這班基因科學瘋熱分子為了追求和接近所謂『神的領域』的地方,而另一半就是范倫丁一直以來也有著一個奇怪的想法他想親手製造一個『自己』,而且擁有這個『自己』的一切。而那種奇怪的性愛方式也是他『擁有自己』的一種行為。我是感覺到奇怪,但是一直以來也沒有想反抗的感覺──可能反抗只不過是字典裡的一個詞彙,卻無法在我身上化成現實──沒錯,我的確被同化了。 「我什麼也懂,就是不懂得愛,不知什麼是愛,因為我由出生開始,身邊沒有愛出現過。就是沒有了這種感情的出現,所以才令我多年以心靜如水,一切歸於平淡,或者住在外面世界的你們只是覺得我是把一切也逆來順受,但是只有這種心態才能在我的世界裡過活,活上二十年。 「沒有愛,就不會有恨。 「到了現在我總算明白過來,也許蘇菲亞指社會上的危險是我一直以來都想做的『實踐』,結果我沒有聽她的話,最後就犯上不可彌補的大錯。我說過要避開慾望,但原來一直以來也不知道自己最大的慾望就是實踐──我第一件實踐的事就是如同電影中的女主角一般用餐刀把插入男主角的胸膛,直至男主角再也沒法彈動為止。很奇怪的那一夜,我恍惚有著跟女主角一樣的感受,在轉瞬間我覺得自己被欺凌著,對著眼前的男人產生了奇怪的恨意。每晚我也是執行著范倫丁的指令,但是這是我唯一一次在執行指命過後,根據自己的意思做出為自己而做的第一件事,也是唯一一次的實踐。 「在我的世界裡,本來說應該是什麼都沒有,沒有愛,也沒有恨。就無聲無息的來到世界,然後靜默的等待生命結束,雖然很久以前我心裡許多疑問,我沒有考究和發問,但是我深切地相信我是不會離開玻璃箱子造的家。 「聖經裡創世記提到,人犯下了原罪被神逐出伊甸園,我也親手破壞了和諧,也是時候離開『溫室』,所以也第一次踏出了實驗室,只要是有洞的地方我就往那兒鑽出去,只要是有路的地方我就往那邊著走,只要是有光的方向我知道那麼就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有人說離開故鄉是往外面闖一闖,可是我離開那玻璃箱時心情卻是蒼然,像無主的孤魂來飄飄盪盪。 「來到了另一個世界,我知在這兒要重新學習如何去生活,可是我知道我是錯了,所以再不會再去實踐任何事──『實踐』,大概就是蘇菲亞所說的最可怕的危險,我現在真切地明白。 「也許將來的有一天我覺得合適,我便會開口說話──我沒有說話是因為我不想,但請不要把我當是啞巴──世界上有許多人都是很無知,世界上也有許多很諷刺的事。就像我,表面上應該是對世界一無所知,事實上卻看得很透徹,無力改變現實亦無力反抗就是現實,要活著就只能順應命運、受人操控、向現實低頭,可是活在外面的人同是有一雙眼,視野卻是狹窄而且朦朧的,也只著眼利益、喜歡盲目地猜想和批判別人。所有人也只看到事件的表面,沒有人知道內裡。人類是不是都是這麼膚淺的東西? 「也許在這我親手寫這篇給自己看的文章流傳出去,世人只會嗤之以鼻,只認為是一個瘋子寫下的狂言。可是,世界就是這樣──至少我看到的世界就是這樣。 「世界上是有愛,不過不會降臨在我身上。」 小范倫丁以血色惡魔的身份出現在人們眼前,他所經過的地方一定會有災難,觸摸過他的人會被詛咒。於是,縱使小范倫丁性格再溫馴,也沒有人敢收留照料他,就連醫院也不肯收留他,生是怕連醫院也會瘟疫蔓延。 人言還真的可畏! 最後,不祥的黑天使被安置在精神科醫療拘留所,雖然沒有被判罪但永無釋放之日。事件暫時來說算是不了了之。一個學富五車的青年男人卻不能一展所長,而是在一間空晃晃的病房裡虛度光陰,別人可能說可惜、暴殄天物,又或者極度兇悍的殺人犯有應得。卻沒有人知道,在白雪雪,空空如也的病房才是最合適小范倫丁的生存空間。在這裡,像是一切歸於無,沒有慾望,沒有實踐,也沒有罪──世人的眼光,世俗的規限,還有滿口正義的人專橫地批評。 這些強加在別人身上的己見,又算是些什麼?是不是跟把自己的慾望強加在別人身上一模一樣?可是絕大部份的人卻是嘴巴總會說人,卻沒有察覺,也沒有理會事實──其他他們自己亦一樣。 外面世界的人都是范倫丁,只是形式上有所不同。 基於道德和人道理由,小范倫丁可拒絕參與一切關於基因研究的工作。只是長年的默不作聲,坐在床上發呆,偶然才提筆寫幾頁紙。就這樣,時光流逝,也許是幾年,一本作者名字寫著小范倫丁的書面世。 無 愛的世界──二十年來的心路歷程,是個心裡很空虛的人,是個可憐人,是個主張無為無慾的人,是瘋子的狂言,是厚厚的大疊謊言文字──儘管外界評價各趨極端,但其通點仍是,小范倫丁知道世界有愛,但拒絕「愛」,而且生活在「無愛的世界」。 而且,他也不相信愛。 9/1/2006 無 愛的世界是自我自畢業後的第一篇作品,亦是近來一篇比較滿意的作品,我相當喜歡在一個故事之上加入一些人性類的道理,希望大家在看的同時,思考一下我在故事裡提到的問題 最後,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故事,或者給我一些評語,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