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71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心靈成長期(10)

「你在幹什麼?」正治這樣的問,這時我正抱著他的大衣──誰叫他把大衣的袋口都扣上了鈕子?而且鈕子都是緊緊的扣著,我才要費勁地找可以塞進袋口的地方。 「沒…沒…沒什麼呀……」我斷斷續續的說,然後胡扯的說了個理由:「你的大衣好軟,很好抱。」 正在駛車的正治只是笑笑,沒有看過來,我就在這時把信塞了進大衣的內袋去。 然後假裝沒事發生一樣,拆開了早餐的包裝在吃。 抵達酒店,我下了車,隔著窗子跟正治說了:「一會兒再見。」我就往職員更衣室的方向走,而正治則把車子駛往停車場。 我在想,到底正治會在什麼時候發現我的信呢? 我是想過親手把信交給正治的──但是如果我敢,就不用寫信給他,可以乾脆把想說的話告訴他就行了 我嘆了一口氣,抓住那殘舊的背包,一邊想一邊搖搖晃晃的在走。 下午的時候,山畸連同西菜廳總廚和營運總經理一起外出約見客戶。 要勞煩幾位酒店大人物出動,可想然之,這位客人是多重要,這宗生意是多大的數字。 山畸脫下了工作服,換上便服,同僚都在外面等待,山畸加快速度,還沒得及就穿上大衣就往外跑。 可能是袋口有扣好的關係,山畸一披上大衣,大衣袋口裡的雜物都掉了出來。 在慌忙收拾的時候,見到地上有個白色信封。 「這是什麼時候跑進來的?」山畸自言自語的拿著信說,同時把雜物塞回袋口去。 「山畸,請快一點,我們不可以遲到的。」 山畸從老遠叫過去:「知道了,我正來。」 然後山畸把信塞回袋口去,接著就跑了上同事的車去。 到了山畸有空去看小禾的信,那時已經是凌晨時分。 山畸看著信上面寫得歪歪斜斜的字體,感覺完全不像一個成年人的字,而且用的信字還是中學的單行紙。 「那又是的,小禾還小……」雖然山畸總是為小禾的不成熟而感到有些懊惱,可是這卻是小禾可愛之處。 信裡寫著(當中有許多錯別字,而且經過整理和理解之後,內容如下): 「山畸: 「其實我有很多話想對你說,可是我卻不敢開口,有些話想對你說,但我總是張口結舌,所以唯有在信裡告訴你。我知道我的缺點,但是我想我在短期內也改不了,但是我會努力,請你等我。 「我不是完全沒有主見的人,只是覺得有許多東西你會比我做得好,所以我認為只要跟著你走,就不會有錯了。在昨天的約會之後,我想了許多東西,我發現了你和我的不同。 「我知道你不是想用那種「銀彈戰術」來逗我開心──認真點說,如果你真的這樣認為,認為我是喜歡奢華,奢華的享受會便我快樂,那麼我一定會很失望──可能是你的習慣吧,所以帶我去高級服裝店,帶我去高級餐廳,帶我去藝術館,但這些並不是我所喜歡、我所追求的東西,因為它們並不適合我。 「但是我真的很多謝你待我這麼好,我會好好珍惜你送我的禮物。 「我深知你喜歡我,可是到了這個時候,我還不太清楚我是否同樣地喜歡你,你希望我可以像普通人一樣擁有自信,懂得自立,我總有一天會做得到。 「最後,我想告訴你,其實我跟其他小孩子沒什麼分別,到現在還是很喜歡玩電子遊戲機和流行音樂,希望你夏天的時候可以陪我去沙灘玩,冬天時教我滑雪。 「自從離開了學校,我好久沒有拿筆寫字了,所以有許多字都忘了怎麼寫,而且字體難看,請見諒,這封信是我的心意,用了三個小時寫成的。 「也謝謝你沒有把我當作笨蛋看待。 禾上」 長長的信濃縮起來大概內容是這樣吧。 雖然還看得懂,也明白小禾想傳遞的意思,可是文法不通順加上太多錯別字,這封情信把山畸看得一頭霧水──這種程度的國文,簡直跟他年輕時被趕出學校沒兩樣。 在這個時候,山畸才想起,怪不得小禾在早上總是怪怪的,又在打呵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