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7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心靈成長期(8)

這時候我不禁發笑,所以笑了出來。 其實我是很羨慕正治有這麼要好的一個老朋友,在我眼裡是很特別很珍貴的友情──可是我從來也因為內向又沒有自信,朋友少之又少,同學在離開中學後再也沒聯絡;出來工作同事都嫌棄我笨,放了工去哪裡玩也沒有的份兒。 「那傢伙還跟你說了些什麼?」正治問。 「滕田先生都是在說你的事,不過他的說話真的很滑稽……」 我還沒說完,正治就搶著說:「他說話不正經而是。」 「不過他都是在說你的事,說了許多我不知道的事,原來你也有風趣幽默的一面。」我笑著說:「如果正治你不一天到晚也板著臉,應該會好許多。」 「哈哈,那到時就沒人叫我做撲克裡的皇后。」正治笑道:「不過滕田那傢伙除了是我請他吃飯,否則他不會替我說什麼好話。」 「不!」我答:「他說你是個認真的人。」 「過份認真是吧?」正治苦笑似的說:「你的記性就是這樣了,凡事記到一半。」 我的記性的確是不太靈光,但是我是記得清清楚楚的,滕田先生說正治是在感情方面好認真。於是我把滕田先生的說話重覆一遍,正治沒答話,只是在笑笑。 然後我追問下去有關正治童年發生的糟事,正治只是笑笑,不肯答。 我抓住正治的手臂在搖,他還是不肯說──可能,這些雖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可能他不是太想我知道。 「小禾,不要再搖了!」正治一臉正經地說:「我在駕車,難道你想釀成交通意外嗎?」 我忘了他正在駕駛,又得意忘形地鬧著玩了。 正治始終是師傅,我即使跟他熟稔了,他也是師傅,我仍然很怕被他用正經八道的語氣來教訓。 於是我乖乖的坐著,沒有說話,也沒再追問下去。 我沒有再說話,正治扭開了車上的音響,播放著古典音樂。全部都是我沒聽過的,正治說是貝多芬的名曲,但是我完全不知是什麼東西,也不感興趣。 然後,正治把車子駛到大街,停泊在附近的停車場,帶我到了一間商場。商場的最頂層都是高級商店,我從來也不會光顧,最多只是路過停下來,站在櫥窗前面看一看。 可是這次正治卻帶我進去,我就這樣跟著他後面進去。 高級的洋服店,裡面是堂皇高雅的裝修,洋服全是整整齊齊的掛著,放在架子上,男女服務員都穿上整齊制服,而且非常有禮貌,連動作也優雅。 我慣常光顧的那種店非常大眾化,一來平,二來款式多,根本不需要服務,店子也沒什麼裝修,衣服看中了就拿去付款,店員說得最多的就是粗言穢語,跟這兒簡直有天壤之別。 我是跟著正治進去,店員都是恭恭敬敬的。 這時候我心想,如果是我一個人進來,又會是怎麼呢?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正治一屁股坐到華麗的沙發上說:「小禾,挑幾套衫吧。」 「我……我……」來到這麼高級的服裝店,單是一雙襪,價錢已經比我的大衣還要貴,我哪裡有錢?我用細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正治……我沒有這麼多錢……」 站在我身旁的服務員小姐好像在笑,真是尷尬死了! 「既然是我帶你來,當然是我付款。」正治接過另一位女服務員端來的黑架啡,悠閒地喝了一口。 「是的,先生,山畸先生是我店熟客,經常來光顧的。」服務員小姐說。 我望了望服務員小姐的臉,她雖然不是長得特別美艷,但是給人的感覺是很清秀,而且很親切。 「可是…可是……」我又說不出話了,我實在不好意思要正治破費,還是這麼貴的服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