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26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心靈成長期(5)

我簡直是跟他們形成強烈的對比,恍惚是由另一個時代跑來一樣。 但是我始終不能接受這種消費模式。 最後,我還是在速食店坐,坐了一個小時多就乘電車回家。我想這個時候家裡應該有人了。 希望是媽媽吧,她只會囉嗦一下。 回到家裡一打開門又是挨罵! 最不幸的是父母也回來了,所以罵我就變成了最可怕的夫婦聯口版! 我只是覺得非常混亂,他們巴啦巴啦的不停地罵我,好像是說我昨晚沒回家,連電話也不打回來,然後又是巴啦巴啦的在罵,我沒聽了,由得他們繼續罵,只要不反駁,等他們罵完,等他們罵個夠就行了。 我自小就常常被人罵,一直深信只要不反駁,酷刑便會快一些完結,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養成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習慣,凡事只會逆來順受。 這是好習慣來的嗎?我不知道,只是暫時來說,對於我是一件好事。 回到房間,看到這個亂葬崗,不禁令我想起師傅的家,還有昨天的事──我無意中發現了師傅是同性戀者,然後害怕被他責罵,看著他逼近,我就一直向後退,退至牆角,無路可逃──還有……師傅說:「小禾,我想我喜歡上你……」 一想到這裡我就覺得很煩惱,本來我在商業區遊逛,暫時忘卻了這件事,為什麼又想起了? 是這亂七八糟的房間! 於是我一反常態地把所有東西都收拾好,還跑出去問媽媽借吸塵器,名副其實要把房間打掃至一塵不染。 完成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十時許,洗個澡,再吃一點東西我就去睡。 我不想再想別的,只管睡。可是睡著了,連發夢也夢到師傅對我說:「小禾,我想我喜歡上你……」的情況,還有他沉厚的聲線在叫著我「小禾」、「小禾」…… 然後從夢中醒來,轉個頭又睡著了,又作夢,又在夢裡見到了師傅……不停地在重覆,天亮了,鬧鐘還沒響,我已經起來梳洗。 我這些反常的行為是不是有些嚇驚父母呢?他們看到我突然之間竟有這種改變,問我是不是在生病。 接著的幾天,我也是以這種反常的方式來生活,沒變的就是回到餅房工作,我仍是一如以往的犯錯被罵和受罰。 只是罰到夜裡,卻不會遇上師傅,因為沒有在等我。 這幾天,除了他是在路過,我也沒見到師傅。 其實,之前我也是幾天才會見到師傅一遍,夜裡也是偶然才遇到他。 為什麼我在想他?是在介意嗎? 這天,山畸一直在低溫室研究製作蛋糕,指揮屬下工作,還有跟大客戶打交道,跟平日並無異樣,只是沒有竹城碰面而是。也許是因為山畸永遠也是板著臉,所以高興還是生氣也不易看出來。 放工之後,山畸回家之前在附近的小酒屋喝兩杯。 愈想就愈覺得自己笨──為什麼要這麼早向小禾至愛?現在嚇倒他了,他還這麼小。還有,自己對小禾的認識仍然是很少,現在這樣輕舉妄動,引起小禾不安,所以小禾下車時頭也不回地跑了──他未必討厭自己,但是受了驚應該是真的。 所有事情就像潑出去的水,收不回。 山畸自年輕時候開始都以成熟穩重、深思熟慮見稱,永不衝動,絕少犯錯,可是為什麼又不忍一忍,看清楚,再試探一下才告訴小禾呢? 現在簡直是恨錯難返! 山畸也在傷腦筋,只是看不出來。 因為工作時工作,這點他分得很清楚。 與其是在這兒後悔,不如想清楚點怎麼去補救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