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7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心靈成長期(1)

由小時候到現在,不論在學校還是家裡,我也是個不起眼的小角色,一天到晚就給人罵作笨蛋,早就已經習慣,也沒什麼感覺,更不會記在心上。沒法子吧,天生樣子不好看,呆頭呆腦的,跟其他人相比起來,總是比人遲鈍,所以「笨蛋」「蠢人」「沒大腦」這些話自小就聽慣了,背這個還熟過背乘數表。 到了現在,我十六歲了,從來沒談過戀愛──沒法子吧,沒有人會喜歡一個笨蛋的──而且從來無也沒一技之長,書又讀不好,升不上高中,所以老爸付了很多錢給我唸學費很貴的私校,可是想來想去也覺得我天生就不是讀書的材料,還是不要浪費老爸的血汗錢和自己的時間,於是開學不到三個月就決定退學,一直也找不到工作。後來老爸那位在酒店當經理的朋友把我推薦到餅房工作,於是我就成了學徒。 去到酒店的餅店裡工作,也是亂七八糟的開始,如果有一天不被人責罵實在是奇蹟。當上了學徙幾個月,大錯小錯已經一大堆:小的例如把清潔用品放錯了地方,把西餅送去中菜廳之類實在是經常發生,自己也多得記不清楚;嚴重的就例如糕點師叫我拿砂糖來,我卻把鹽拿過去,結果做了咸的曲奇出來,結果被狠狠的懲罰,幸好沒被開除。 開始做學徙的時候,做的都是閒活清潔之類,跟一個雜工沒太大分別,人工又薄,從來只有看著糕點師做餅,自己永遠沒碰的份兒。冒失和笨拙都是我的最大缺點,可是十六年來也改不了。看來我一輩子也只有當學徙的份兒,升級才不會有我的份兒。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職位比我高的人總是在老遠大聲叫:「你這笨蛋,過來!」那麼一定是在叫我了,反而從來也沒人喊我的名字──竹城禾。 山畸正治是這兒的總廚,第一印象就是板著臉,永遠也不懂笑,所以大家才會在背地裡說他是撲克裡的皇后。他的手藝不會有多少人試過,除非你是付款在餅店裡買最高級的蛋糕來吃吧──那些恍如藝術品一般的蛋糕,精美的程度簡直令人吃了會有可惜的感覺;而且價錢也是大傷荷包呢! 總之,他就是除了平輩以外唯一一個不叫我作笨蛋的人,因為他說人笨不是罪過,如果聰明得不老實就是禍害。可是他一喊我名字,我就心驚了! 「竹城!」一把沉厚的男聲從烤箱那邊叫過,我心知大事不妙了,準是我又犯了彌天大錯,才要勞煩師傅親自開口,在老遠的叫我──罰什麼也好,千萬不要開除我,如果這份工作做不到半年,我老爸不會放過我的! 旁邊的人都在竊竊私語,偷偷在笑,八成是準備看我會被師傅罵成什麼樣子。 我戰戰兢兢行過去──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心想,走得慢,要師傅等我,到時一定罵得更加狠! 山畸師傅大概三十來歲吧,看他的樣子,準不到四十吧,以這種年紀就成為了這間六星級大酒店的餅房總廚,連同在國際比賽中獲勝得來的獎金,聽人說一年的收入有幾百萬日圓!可是奇怪的,師傅長相不錯,又有這麼豐厚的收入,為什麼還是單身寡人,同事們暗地裡在討論,大家說從來也沒聽過師傅有對象之類,真是奇怪。 站在我面就又是一張板著的面,穿著潔白的制服,跟我們低級職員不同的就是師傅戴的領巾不同,帽子也是特別高。我不明白為什麼師傅總是喜歡在唇上留著小鬍子,他向來凡事也要整齊清潔,為什麼不乾淨把鬍子割掉,那麼更快捷方便,反而寧願每天花時間修得整整齊齊的? 那雙有神的眼瞪著我,我還不察覺。 「竹城!你又在想什麼?」我在回個神,原來已經走到師傅面前。 「是的,是的,師傅,請…請問找我什麼事?」本來已經是戰戰兢兢,聽到師傅沉厚的聲線突如奇來的問,反而令我更加膽怯。 「你的領巾呢?」師傅向來也眼尖,今次他又發覺了些什麼? 我的眼望一望自己身上,明明戴著了,為什麼師傅還要問呢?我小聲回答說:「在這裡……」 師傅一副「我的天!」的那種表情,只是沒說出來,大概是心想那裡會有這麼笨的人。「你當我是瞎子嗎?我看到你有戴領巾,但是為什麼永遠也要戴得歪歪斜斜的?」 這時候我才垂頭一看,原來真的歪向莫名其妙的方向。 我整理了一下說:「我下次會注意。」 「唉,雖然說學徙不用出店子見客人,但總要注重儀容,這裡好歹也是六星級酒店來的!」師傅向來也比較少責備我,可能是因為我平時已經被人罵得太多,明知道我臉皮夠厚,罵也是無補於事,反而偶然會囉囉嗦嗦似的說我幾句。 我知道在不遠處做事的大家似乎也停了手,眼睛都望過來這邊看熱鬧,剛剛才給師傅說了我的領巾,待會師傅走了,他們定當把我當成笑柄──事無大小,只要我被人責罵,所有人都會大笑一場,因為在他們眼裡,我只是個沒用的傻瓜,他們認為我沒被開除只不過是因為薦頭情面大。 「師傅……師傅叫我還有別的事嗎?」我用細得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去問他。 「當然有。」師傅拿起小刀,切開了那精緻的西餅,然後叫我拿一塊,事情實在太奇怪,也來得太過突然了,我呆了。 呆了的除了是我,也包括餅房裡的其他人。 「竹城,我叫你試一塊。」師傅再說一遍,我才敢動手──因為師傅做了西餅,他有絕對的信心,所以從來也不會找人試味的,就算要試,也輪不到我這種小角色吧──所以我明明聽得清清楚楚也不敢輕舉妄動。 我拿了一小塊放進口裡。 「動作快一點才是。」師傅好像有一點不滿。 我在吃,沒有作聲。的確如此,這麼名貴高級的蛋糕我這輩子不知吃過多少遍呢?簡易是少之又少。難得有此機會,當然要細心品嚐。 「竹城,味道怎麼了?」聽師傅的說話,他好像有些不耐煩:「我在問你味道怎麼了?反應快一點才是!」 彷彿又聽到了一些笑聲,那班人一定在掩著嘴巴在笑吧。 「很、很快,我、我覺得……」然後我又亂七八糟地說了一堆連自己也聽不明白的東西出來,總之可以瞞混過去就算了。 似乎師傅很滿意我的答案,還多給我另一塊蛋糕,叫我吃完便去工作。 這是師傅直接接觸我這個學徙的第一次,我印象很深刻,不過那天我真的很緊張,因為我真的怕會被臭罵一頓然後被開除。 後來,聽高級糕點師朝野師傅說,山畸師傅找我來作試驗是因為我不會說謊,不會為了博取好感方便日後升官發財而用謊話來討好他,但其他人都會。 是真的嗎?我真的是給師傅弄得一腦子問號。 那麼不是說,山畸師傅不是欣賞我,而是因為我笨得不懂說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