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4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赤色慾念(下)

綺薇發出超乎她驕小身材的力氣,憑著單手之力企圖把陳振揚的頭按下,本來兩人的身高距離不怎麼大,大概都是半個頭左右,陳振揚一直在躲開。
她怎麼會這麼主動,簡直是另一個人!
綺薇試過幾次都未曾成功,她是有拉得住陳振揚的力氣,可是卻不能限制到他的行動,始終體力上男女有別,加上那位陳振揚是個不折不扣的壯漢。
「喂,別鬧了──」陳振揚是躲著,輕輕推著綺薇,避開著,綺薇一直在吵鬧。
「什麼別鬧呀──」綺薇愈來愈激動的在大叫:「你只是當我在搗亂嗎?」
由如同綺薇強行摟住陳振揚,變成了推撞一樣,陳振揚只能擋著,卻不能還手。
由門口位置後退至床邊,她抓住陳振揚的手腕,在拉扯之間,陳振揚一手甩開綺薇,沒料到用力過猛,就把她推倒在床上。
陳振揚見機不可失,趁她爬起來前,拿起棉被直接蓋到綺薇身上,然後按著她。
醉得太厲害有點神智不清,力氣卻超乎了想像,光是用雙手似乎按不住掙扎反抗的綺薇。陳振揚唯有將自己的上身壓上去,綺薇才不能動。
那個身材有點偏胖的男人,長得又橫又壯,大概都有一百八十磅左右,被這樣的重物壓著,一個女人怎麼哭鬧,有再大力氣也動彈不得。
綺薇漸漸平靜下來,只是在哭泣,沒有像之前那麼瘋狂似的掙扎亂打亂踢。
兩個人都弄得滿頭大汗。
可是陳振揚仍不敢放手,只是沒壓得那麼緊,始終他自己知道的重量。
重新組合整理自己的思路,到底出了什麼差錯?或是綺薇受了什麼刺激,一個平日這樣乖巧的女孩會做出如此驚人的舉動,要是是別人,就沒那麼大的對比。陳振揚閱人無數,對自己看人的眼光有十足自信,卻沒料到綺薇會有這一面。
綺薇慢慢平靜下來,她卻一直在哭。
陳振揚曾經想過在這時侯一走了之,他知道不走的話,這個晚上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我想得到的東西是你」這句話可以理解成許多東西。
 綺薇的哭泣漸漸變成歇斯底里,她終於把自己多年來的秘密說出來。
那嚴重被壓抑的暗戀,是經過了怎麼漫長的歲月,共事多年每一天的見面,每一件小事的接觸,綺薇都歷歷在目,把每一細微小事記得清清楚楚。綺薇說她是感情遲鈍的女孩,沒人向她告白她會不知道,多年來也沒怎麼喜歡過什麼人。好久之前有一次,就是因為自己不敢,結果無疾而終。又過了好一段日子,那時在失業,覺得前程和戀愛什麼都沒有,令她走出頹廢日子是陳振揚,是這路上的明橙,她是怎麼的仰望著這位陳經理,看著他那成熟的處理手腕,權理兩衡和威嚴勇捍,多番的教誨,漸漸由仰慕變成傾羨。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對任何人都沒感覺的絕緣體,沒料到在不經意的基本身體接觸,連隔著衣服摸到他粗壯的手腕前臂,都感受到由陳振揚身上傳來的電流,飆過體帶來的興奮。
綺薇確認自己真的愛上了這個男人。
只是太多太多道德上的問題,她確切地知道,她所愛的男人已有妻室,即使關係鬧得怎麼糟糕,也已是別人的丈夫。朋友叫她別傻,以綺薇的條件和年歲,天下間好男人多的是,何須挑一個中年大叔。
可是喜歡就是喜歡,這種感覺在別的男人身上找不到。
明知道是不道德,對於她來說,男未婚女未嫁,就算是搶別人男朋友也是不道德,何況把別人丈夫搶過來。
於是她決定把這份情感埋藏在心底。
留在他身邊,跟著他,能並肩作戰已經很滿足。
沒有求回報的付出,這麼高貴和神聖的愛,原來沒能力做得到。
當紅色是愛情,那麼轉化出來的這種情感就是赤色的慾望。
但是,人的慾念只會愈來愈大,思念愈來愈深,她想得到的回報就是把對方佔有,借著這一點醉意,把自己的慾望洩露出來。
才會說出:「我要吃了你!」
 
現在怎麼了,輸了。
公開了真相,算是告白了嗎?因為以前不敢告白而失去機會,於是今次跳過了告白,手段低檔一點,竟然還是達不到目的。
自己主動,釣男人上酒店,說著這麼露骨的話,雙方都有幾分醉意,都不能事成。
輸得很撤底。
 
「因為這個人是你,不是別的女人。」陳振揚是這樣的說。
對於一個有經驗的男人,弄到這樣的畫面,有這樣年輕的女性自願獻身,對許多男人說簡直求之不得。
可是呢,因為這是綺薇,更是吃不得。
 
陳振揚坐在床邊,撫摸著綺薇那頭亂髮,她仍在發著斗哭泣著。
「你是個好女孩,這樣做不值得。」他吐了口氣說:「要好好走前面的路,認真的談場戀愛,你會找到屬於你的男人。」
 
 
 
周年舞會之後的那天,陳振揚穿著相同的西裝上班,卻弄得皺巴巴的回來,加上昨天在送綺薇走後沒有回到會場,偏偏綺薇沒有上班──她可是一年也不請一次病假的勤力份子。
當別人說到他們昨天怎麼了,大家都被陳經理大喝:「趕快回去工作!」
事件變得更加可疑。
在接著的第三天,綺薇看起來像平時一樣,再在大家面前出現。
 
陳振揚一直在想,以後應該怎麼面對她?難道要躲避她嗎?這種事不可以找別人相議,不然只要稍有風聲洩露,這件桃色新聞定當在公司裡來個三級跳。
 
正當陳振揚煩惱不已時,綺薇扣了扣門的進經理室。關上了門後,綺薇說:「我們可以像是之前一樣嗎?」
「之前?」
「即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她用溫柔的笑容說著。
她真的看起來沒事了。
 
是真的沒事了嗎?
 
陳經理總是覺得有點奇怪,總是感覺怪怪的,但他不知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一個凡事這麼認真的女孩,這麼深刻的愛,能壓抑著好幾年,一旦爆發出來是這樣的光景,能收放自如嗎?可以這樣就「放下來」嗎?
面對感情的事,就算是多麼成熟的大人、多了不起的人物都一樣會難過情關。
或是真的如她所說的「沒有事」,但自己卻想得太多?
 
「綺薇這孩子是因為她想幫我,她才在最困難的時候轉為營業員,還要衝業務,為的是引起我注意。她只不過想引起我注意,想得到我的稱讚認同,卻一直循規蹈矩的工作、工作,上進和上進。」陳振揚很清楚知道一個道理,男人和女人所看的性和愛是有很大的分歧。
對於綺薇來說,「如果得到陳振揚,她就是成功。」
這樣的想法未免太自負,可是卻偏偏是事實的全部:
綺薇說:「我要吃了你」──如果真的讓她在那一夜「吃」到她所迷戀的男人,卻得不到她想要的愛,陳振揚就是親手摧毀了他的愛將。
他隨時會摧毀了一個好女孩的一生,若果綺薇知道沒有愛,她的感受是被欺騙,憧憬的愛情摧毀了,事業的動力終止,最重要的東西都變得一無所有而崩潰…….
 
 
 
之後的日子,陳經理假裝得像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分別只是他多留意綺薇,注意她的情緒變化,奇怪的是,她真的平靜得像周年舞會之前的日子一樣,沒任何異樣。
陳振揚只能說:「不可思議。」
 
 
 
 
四個月之後,經過雙方同意,陳振揚跟妻子正式離婚。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綺薇耳中。
在消息確定的那個下午,綺薇在辦公室全部同事在場的時候,正正式式公開宣佈:「陳振揚,我要堂堂正正的追求你!」
沒人能理解,沒誰知道他們之間發了什麼事,也沒人知道綺薇經歷了三四年的暗戀情義到底是什麼歲月,只會覺得非常震驚,引起一場大騷動。
 
 
 
戀愛就像是戰爭一樣,不去爭取、採取攻擊就什麼都沒有。
 
 
<<>>
16/2/2010 新年假期深夜作品
 
在新年期間的深夜我一直都在這寫篇的小說。正當我在寫這篇小說時,都是深夜的一二時,一直都在打打打,大概是兩晚的時間打了六千多字,這一點連我自己都沒想到。我寫的題材向來都好奇怪,裡面有一些東西都是我的心聲、有一些場景是我親眼所看見和感受到、我不敢走前的一步──我都不希望要弄到這麼轟烈才安樂。
始終,沒有多少個像綺薇那麼幸運。
但是,果然是夜深才可以寫到這樣的文字,慾望這種東西夜裡才可以表達到出來(笑),其實我在寫這篇文的時候我卻是在重覆地聽鄭秀文的<<信者得愛>>,很神奇吧?
在故事的開始,我相信多數人以為我打算寫H文,直接想到男女主角一直是上了酒店滾床?有這樣的想法是正常的,可是,只是滾床,之後呢,人生還有多少個天亮?還有多少個後果?
抱歉了~男女的H文我仍是沒有這樣的打算~所以請不要期待~
PS>>想了好久,到底應該是寫男男或是男女的作品才可以突顯這段感情,最後我用女主角,才做到震撼的對比。愈是壓抑的感情會出現愈是極端的反應,可能是沒有什麼導火線去刺激,但一樣會突然在某天爆發出來,就是這樣
這種感情二十來歲的年紀是不會感受到。
 
特別感謝三鬼~在這文章正在校對時發現我有一個字問來問去都問不到怎麼寫,就是「沒料到在不經意的基本身體接觸,連隔著衣服摸到他粗壯的手腕前臂,都感受到由陳振揚身上傳來的電流,體帶來的興奮。」的字^^ 多謝三鬼為我到處找才找到這個字~~令文章在16/2/2010的1:26AM發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