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26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瑰麗閃爍夜半山(上)

 

 

 

有著驕人業積的經理卻為了一頭長髮,不肯讓步,放棄晉升的機會,以他的實力根本可以攀到更高層階,為拒剪長髮而告吹了。
 
「留髮不留頭」一樣的堅持,陳達明真的敢為保秀髮丟飯碗,高層被他氣得死去活來,可是公司怎會放棄下金蛋的雞,更不能強逼他,不然陳達明跳糟去對手公司更不得了。沒他奈何,唯有不讓他升職,附加條件是在有公司高層出現的日子,要求戴上假髮,他說沒所謂。不升職也沒關係的「辮子經理」又再成一時佳話。
聽起來會不會有點令人啼笑皆非的感覺?陳達明卻只因為自己喜歡,而沒有其他理由令他留著一頭長得恐怕會帶來生活不便的長髮。
「所以我呢,多半會束起來。」達明這樣的說。
拿下了橡筋圈,長髮留下微微的束痕,沒有枯黃開叉的長髮,就如同做了負離子直髮一樣柔滑的長髮,竟是純天然長成這模樣,太太小姐們都在談樓盤時忍不住摸一把,很自然地太太小姐們喜愛請教他護髮之道。
達明很爽朗的笑著說:「不染不燙不要理他,自然會長得好。」聽起來很簡單的必然道理,實際上許多人會只落得長得一頭禾乾草的下場。
他站起來,轉個身去拿資料冊、門匙和公事包,親自帶那對富貴太太兩母女看樓盤。從背後看起來,若非達明有這樣的身高,手腳又這麼幼長,光是看背面,真的可能被以為是個美女的背影。
「好了,我們能走了。」
 
 
 
經過大半年的繁忙工作,終於到放長假的日子,上司格外開恩令達明可以一口氣領取十四天有薪假期,他交待了工作就安心放假。女屬下們在趁他走前還要在大馬尾上摸一把。
達明只是笑笑。
 
達明沒有計劃外遊,事關較早前收到相識多年的長期顧客古老闆古浩的來電,假期第一天是到古老闆剛重新粉飾的豪華別墅拜訪,他說要辦入伙派對,達明是重要客人,這棟新別墅是經他購入的,價錢方面古老闆非常滿意。
香港中半山地段的獨立平房位處老牌傳統豪宅區,價值隨時以億元計算,其擁有者更是身份象徵。而眼前這座豪華別墅的主人就是古老闆。
拜訪重要客戶禮節更是不可能少,當然守時更是先決條件。
新落成的豪宅大廈喜以高級質材鋪砌作為賣點,在古老闆的別墅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充滿氣派的玄關和由專人設計的花園,經過精雕細琢的裝修,再加上大量心思佈景室內每一處,名師設計的巨型奧地利水晶吊燈,從世界各地搜羅的珍品,奢華的名牌傢俱及厚絨牆紙全部都是最高級的舶來品,氣魄瑰麗壯寬加上極其寬敞的室內,超越六星級酒店的豪華,簡直是同小皇宮一樣,這種窮奢極侈的裝潢如古老闆在電話裡跟達明說的,很堅定的說大宅鐵定比達明見過任何一所豪宅更充滿魔力。
古老闆的確沒有高過其實,達明只能用「嘆為觀止」來形容眼前所見。
奇怪的是,這間古典宮廷式裝修的大宅沒有為入伙派對而作裝飾。達明心想:「如斯豪華的別墅,再加上無謂的裝飾品恐怕只是畫蛇添足。」
達明放下了車子,車房裡動輒百萬的名車,多得像是放在玩具箱的玩具車,這些被閒置著的車是男人都喜歡,發夢也想坐一次駕來駛一圈,但買不起。
他想起上次在古老闆的另一所大宅經過車庫時,他目不轉晴的望著跑車,古老闆不知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說:「喜歡就拿去。」還叫傭人把車匙給他,把達明嚇了一跳。
在巨大的別墅裡傭人比想像中少,難道都在廚房裡忙著料理嗎?達明腦海裡在一瞬間閃過這念頭,還沒走到大廳,主人家就來到。
不是電影裡大老爺出場的排場,沒有大群保鑣侍從束擁,他長得蠻壯的,定期有上健身房的習慣,中等身材,靠到達明身邊明顯矮一截,長相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普通得大概在街上隨便也能找到幾個,說到裝扮,這位古老闆以他的身家財力來說,他真是穿得很樸素。
外表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男人,獨特之處在於他精密的腦袋和營商手腕,老家在東北,是個大款暴發戶,雖不至於白手興家,四十開頭有如此成就,也算得年輕有為。
見到古老闆,達明一如以往以見到老朋友的方式打哈哈,公式俗套的禮儀免了。古老闆帶領著達明參觀,很熱衷地介紹他在這座別墅裡花上多少心思,有什麼地方按照了達明的意見而設計,將來還要為這別墅怎麼怎麼再修飾等等。
古老闆說派對在晚上才開始,達明是他特意安排下午就來到,作為他的新別墅第一位客人。
到底古老闆是做什麼生意?他竟有如此雄厚的財力?以達明所知,他是在中國大陸好幾個地方都建有恍如城市般大的工業城,跟歐洲大企業有緊密合作伙伴關係,在港投資房地產只為興趣,近來熱衷金融股票,奇怪的是之前在金融海嘯中未有重大損失,幾乎是全身而退,令眾人嘖嘖稱奇。
回想起來,這個超級大客戶的由來是由他師傅介紹,當時古老闆是怎麼不可一世的嘴臉,達明可一輩子都記得,多年以後卻如同稱兄道弟一樣。古老闆有一點迷信,正因如此,當他發現達明是跟他時辰八字相配的貴人,多番令他在投資上獲利,說話投機而漸漸熟悉起來,甚至變成閒來沒事或者忙裡偷閒都達明「打發時間」──作為一個大企業家只會時間不夠用,大概是人都會感到寂寞,就算要花錢買歡樂,喝酒獨個兒也沒趣味。
達明記得上司以前說過:「有時做生意是要出賣自己的胃。」
這句話真的應驗了。
古老闆一直以來都知道達明酒量很糟糕,向來在交際應酬的場合不會硬要他多喝,免得他吐得臉無血色,隔天仍不清醒。可是沒料到古老闆突然有買下紅酒莊,古老闆任何興建都只有三分鐘熱度,人家誠意邀請試酒卻沒有藉口推諉,這三分鐘熱度的興趣真是令人難受。
試酒的份量每杯不多,可是一杯接一杯加起來可不少,酒精的份量也不淺。
達明漸有醉意,有點擔心撐不到晚上的派對。古老闆說得很吸引,要在那座新建好的私家泳池辦池畔派對慶祝入伙,邀請的貴賓除了親朋戚友,更會雲集不少城中名人,美女模特兒和兔女郎待應更不少得。
古老闆說會介紹更多商家朋友給達明,打通人脈,好讓他有更廣闊客源。
 
可是呢,還沒到黃昏就被灌醉,一會兒怎麼跟名流坤士打交道?回心一想,難得古老闆能開懷暢飲,自己又在漫漫長的假期中,無謂掃古老闆雅興,要古老闆有心,就自然會再找機會推自己一把。
站在落地玻璃的大窗前,看著黃昏日落的維港全景,眼前的美景有些迷濛,就是這種醉人景色才令掏腰包買大宅……
 
 
 
 
好像造了一場好長的夢,達明偏偏想不起,身體的感覺好像有一點怪怪的,頭在痛,胃也有點怪怪的,大概又是喝醉的後果,他慢慢想起自己去了古老闆的入伙派對。
頭真的痛得快要裂開,昨夜的派對怎麼的,期望看見那五光十色的幻彩的琉璃宮和那座泳池,還有昨夜的美女,好像都記不起──認真點說是根本沒有印象。
不單是頭很痛,連眼簾也重得離奇,昨天一定是飲得太多!
「嗚呀………
達明正想翻過身,身體像是不聽使喚似的,一想動就感到全身肌肉在酸痛,是日常太少做運動之過嗎?或是因為一整夜像是高舉雙手似的動作,把雙手插在兩層大枕之間被壓而麻痺嗎?
這時達明漸漸感到雙手不聽喚皆因手被什麼東西纏著,他睜開了眼睛,光線仍是穿過窗簾的遮光布和從窗簾的縫子透進來,早已是日上三竿。臉上帶著痛苦的表情稍為扭動身子,想伸個懶腰,加上雙手十指在胡亂摸索著,才發現……自己的雙手竟然被鎖上了!
 
正當達明在驚訝時才慢慢發現似乎身上一絲不掛的躺著,而這個豪華的睡房似乎不是酒店,不,如果更糟糕的是,會不會是古老闆的別墅?
 
「是他們那班臭小子跟古老闆合謀一起作弄我嗎?」達明在腦子閃過這念頭,畢竟公司裡那些平均年齡只有二十多歲的屬下們都是可怜臭小子,常常想盡方法去躲懶,談工作就喊忙,卻有閒暇去作弄別人,像是小學生玩意似的用箱頭筆來畫花同事的臉,或者玩鬧得兩三個人疊在一起,結果把電腦椅的油壓贅壞,如此破壞力十足的一班小鬼,應該沒有東西想不到吧?
達明回心一想:「古老闆才不會跟他們一起發瘋做這種蠢事……
明明不清醒的腦袋,在發覺得自己裸露被鎖著的事實就被逼馬上清醒過來,他沒有想到中途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可能在一個男人的下意識裡,不會發生「沒可能」的事,連想也沒有想過。反而達明馬上在想,如果真是被作弄,古老闆知道這件事該怎麼對他解釋?或者,會不會是因為自己喝醉,而弄得滿身嘔吐物,傭人體貼得替他連內褲都脫掉吧?
由腰部傳來的痛楚,加上全身肌肉酸痛,達明似乎沒發覺的根源是在什麼地方,他只是自嘆倒楣的認為「痛得像無緣無故被人捧了一頓」。
 
宿醉未醒又動彈不得,發生這種事,好像沒有比這個更糟糕的事吧!?
道歉嗎?叫救命嗎?裝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正當達明在想怎麼辦時,房間的大門就被推開,進來的人就是達明不知怎麼面對、應該從哪裡說起的人,這裡也確切是古老闆的別墅。
而古老闆的反應卻令他意想不到。
「睡得好嗎?」那個男人很自然的坐下,他好像什麼也知道,也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似的,坐在床邊拿起那長長的秀髮,再摸到那帶著惶恐神色的俊臉。
向來擅於詞令的男人竟會有語塞的時候,達明不知該由何說起,或是告訴人家被剝光了衣服、羞著臉叫人家幫他解開手扣──這、這、這會叫人家想到去哪裡!?
九月是所謂的初秋,卻沒有一點涼意,在這裡全屋都開著中央冷氣,在恆溫裡春夏秋冬都沒有大分別。
沒想到古浩一手揭起棉被,讓達明全身裸露在他眼前。
忘記去想冷和熱的問題,眼著一浪接一浪的衝擊令思想冷卻,達明啞口無言,本來褪了色的臉又發紅起來。
 
「你……」他沒法子說得出:「你幹什麼」呢。
古浩連鞋也沒脫爬到床上,壓到達明身上,緊緊摟著達明精瘦的上身,在他耳邊說:「你什麼都記不得了嗎」?從口腔傳出來的暖氣,弄得耳朵在發癢。
 
在這一瞬間,達明的腦袋幾乎停頓下來。
 
的確沒有記憶了。
「哎呀──你真的想不起了嗎?」古浩不客氣的親吻著達明的臉頰,企圖親他的嘴,不過被達明扭動身子別過臉避過去,現在雙手被扣著,又被比自已重的男人緊緊壓著,達明的掙扎顯著有點多餘。
暖濕的舌頭在達明臉上舔一把,說:「太可惜啦,昨天咱還這麼賣力,你還爽翻的呢──」
「不要亂來,你這傢伙瘋了嗎?變態、滾開!」平時西裝筆挺的美男子在這時候顧不得形象,急起來幾乎什麼髒話都罵出來,縱使體力下降,遇到這種危險事情總會令人腎上腺提升,發出驚人的力量,達明的奮力反抗逼令古浩從他身上離開。
古浩帶著一點邪惡的說:「你這傢伙平時這麼斯斯文文,罵人起來還真毒,果然是混這行業的──咱可是你重要的客戶呢──」
「我不做這種事的,你當我是什麼?」達明即使被鎖在床架,他費上九牛二虎之力,是扯不脫手扣,但掙扎的力氣一點也不少,光著身子的事似乎都沒有在意,全身拚命的亂動,手在亂扯,腳在亂踢,古浩早就躲到他踢不到位置,看見他弓起身子,腹部和大腿的肌肉收縮,那幼長的腿在床上面亂蹬──這種畫而未免太誘人吧!
古浩從口袋裡掏出像手提電話似的東西,按個鍵,天花版的暗格打開,落下巨大的闊屏幕顯示器,很快就接上撥放器,將要播放一段影帶。
「咱可是沒有騙你噢。」古浩這麼的說。
隨即,播放出來的影象是昨夜他們在這個房間,在這張大床嘿咻的畫面。
不是特意拍攝的色情影帶,也沒有什麼大特寫,收音方面也許因房間面積太大聲音有些分散微弱,但可以聽到是喘息聲和呻吟聲,畫面裡可以看清清楚楚看見達明的臉,他被古浩壓在身下,達明卻一直把古浩抱得緊緊。
「你別告訴咱,你不知道抱著誰,咱看你不是這麼隨便的傢伙。」古浩指著畫面,一臉沒好氣的坐到一旁說:「果然酒能亂性。」
達明真是沒法面對他自己,是無地自容的感覺,所有事都糟糕到極點,已發生的事沒法改變──可是,可是為什麼要用手扣來鎖著他?
古浩這個人向來都會做難以想像的怪事,但,但是不會是古浩還有什麼特殊喜好吧?
偏偏這時間古浩的手機響起來,接聽了就說著說著走出房間,達明在大叫為什麼也沒人理他,大概是被逼收看整套自己醉酒跟人嘿咻的影片。
 
古浩再回來時,大概是半小時後。他由剛才的一身西裝換成了睡袍。
長期保持令人舒適的恆溫中央冷氣系統一直運作著,即是剛剛做完大量勞動的運動,也不會感到悶熱辛苦,但是本來在頭痛宿醉未醒的達明大鬧了一場後,累得不堪躺著不動。
達明的手腕被他自己扯出一道道的紅色傷痕,看來有的還磨破皮膚,他捲曲著身體的側臥著,摺起來的雙腿把重要部分遮著得剛剛好。
古浩將達明逢亂的長髮從臉上額角撥開,厚大的大掌在他臉上撫摸,可能是累,達明的眼直發呆,沒反抗也沒有動,只是慢慢的呼吸著。
從床邊的抽屜拿出鎖匙,像是警告似的說:「你要走出去也不易,但咱很快會把你抓回來。」
他寬去睡袍,下面竟然什麼也沒穿,爬到達明身上,幾乎整個人都壓在上面,但把達明的右腕解開,被鬆下來那邊空著的手扣卻扣到床框上。
達明仍不動的把自己捲曲著,古浩把長髮撥開,吻著舔著耳背,只見達明緊閉雙目卻動也不動。
古老闆這個大客戶混什麼出身的,他心知肚明,要是機會逃出這所別墅不難,只是之後日子不會好過。古浩表面上是正當的成功商人,背地裡可是跟黑白兩道都有打交道,手段相當高明,光是這點已不能跟他鬥,要是逃出去恐怕很快又被抓回去,要是只是靜觀其變或者可以找到轉機。
古浩放鬆一點,把達明推一推讓他平躺著,又再壓住他。盯到達明略為有反應的下身,古浩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達明半開半閉著眼睛,不知有沒有看著他。古浩抓起達明的右手,看著那磨破了的傷口,在那流血的位置舔著舔著。
眼前的男人是大客戶開罪不得,但這樣太怪、太恐怖。
「阿明,咱想知道你是怎麼看我呀?」古浩托起達明的下巴,把臉湊很近的問。
要是以前,達明可以快速地從他的認識之中,再抽出重點加上美麗的形容詞,表達出富有真實感而又令人滿意的答案,可是現在發生著這種事,他不願意,叫他說什麼好?
…..我答不出。」
「答不出嗎?」古浩用那帶著壞壞笑意的嘴深深的向達明親下去,達明仍是緊閉著雙唇,強吻過後說:「咱喜歡倔強的美男子。」
古浩細心地為達明撥開那散落在枕頭上的長髮,把它們全都推到其中一邊,不讓達明自己壓著,免著一會不小心拉扯到,然後爬起來把大床上閒置著兩個枕頭疊起來塞到達明腰部下面位置,把他的屁股墊高。
達明一直羞著臉的看著古浩,他轉過身去櫃子拿東西,不知接下來會搞些什麼。只能希望他沒有什麼變態的喜好,不會把自己折磨得不似人形。
古浩拿來的那支潤滑劑是市面上常見的貨色,手上沒拿什麼虐具武器,接著翻開達明的雙腿把潤滑劑塗在小穴外圍。
「不要」用那自由的右臂來掩著眼和臉,卻不是像之前那麼反抗的大叫,古浩看得見達明的臉連同頸子都一起在發紅,他在害羞呢。
「咱會讓你爽翻天,就像昨晚一樣。」說著說著就開始把手指插入去,昨夜才被入侵過一次,現在只是道緊緊的肉色小縫,慢慢地在推進的手指像被吸啜著一樣。古浩用熟練的手法為達明放鬆小穴一邊在說著:「你昨夜真的很迷人,你令咱一直在想著你。」
……原來你是設個局把我引進來…..」達明好像慢慢想得明白,打從一開始,古浩是另有所圖,根本沒有什麼池畔派對,也沒邀請城中名流,自己真的成為這兒第一位客人,也同時是第一個在這兒被吃掉的獵物。
古浩在忙於玩弄達明下身,或者摸到那瘦削的上身,胸口瘦到掐不起肉。達明的右臂一直疊在臉上沒移開過,他像在碎碎唸的說:「是我一直沒留意到原來你喜歡跟男人上床我才會笨得跟你喝酒,被你灌醉,被騙過來。」說是被逼的話又看起不像被逼,達明的話乖乖的躺著,胸腹和呼吸有著明顯的改變,大腿大幅度的張開,小穴正被古浩插進三根手指。
應該差不多,古浩一直都用色瞇瞇的眼睛盯著達明的私處,和窺看著他的表情的變化,達明一直在碎碎唸著什麼「你是喜歡男人的話身邊也不會缺,用不著搞上我」之類。
「怎麼了,你覺得跟咱沒好處嗎?」古浩露出兇恨的笑容,他那雙眼很大,圓盯著卻在笑就是過個表情,在這時侯達明把手臂從臉上移開,看見古浩正企圖把充血發脹的陽具向他的小穴推進,達明大聲叫「不」,猛然跳起來似的差點兒一腳踢中古浩下腹。
「哇,你真狠!」幸好眼明手快,古浩抓住達明的腳腕。那明顯是幼長的腿有點結實感,毛髮分佈量以成年男人計算屬正常份量,加上達明膚色白皙,是才這樣才好看,古浩摸著他小腿扛到肩上說:「原來你想這樣……
被抓緊了,論力氣他根本不是古浩的對手,他怎麼也掙不脫。論身高,古浩當然追不上標準美男子的高度,可是他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壯漢,孔武有力,達明反而力有不棣。古浩跟他說:「來換個姿勢,這樣你也會好爽!」
達明才赫然發現,他這樣的平躺著被大幅度張開了腿,古浩成差不多九十度角的抓起他一邊腿,根本是要一邊幹他一邊完完全全的用眼睛盯著他每一個變化,實在尷尬死了!
大白天,不能像晚上叫關燈,達明突然喊冷,要求蓋上被子。
「蓋被子…..不行嗎?」達明用微微的聲音有點發抖似的說。
「好了好了,你喜歡怎麼就怎麼啦──」原來聲音沉厚的古浩還壓下聲線,用加倍溫柔似的說著,又揚起嘴角壞壞的笑,就抓來薄被子蓋在自己背上,然後整個人如同昨夜的影片那麼覆上去。
把達明的臉托著,古浩再嚐試吻達明的雙唇,仍只親到外面呢。
「原來你喜歡這樣被咱緊緊抱著。」古浩說:「這樣被壓著會有多些安全感嗎?」
「才不會!你趕快放我走就是!」憑藉單手根本不能把古浩推開,達明扭動著身子卻避不開,古浩已開始鑽進達明的身體。
細細的小縫被推開,濕漉漉的在附近都塗滿了潤滑劑,加上之前被放鬆,碩大的陽具慢慢的推進和入侵,達明卻痛得拄動著身子發著抖似的叫:「不要、不要、好痛!」
這時古浩把達明緊緊的摟在懷裡,在他耳邊吹著氣的說:「不痛不痛,忍耐一下,你昨天表現得很好呢。」
「放鬆點…..」古浩停止了前進的動作,先讓對方適應。
達明把右手撓到古浩背上,喘著氣,額角也冒著汗,苦著臉似的閉著眼。
 
他在想什麼呀。
 
古浩把達明臉上的汗水用手背擦去,又在親吻他的臉頰說:「你乖乖聽話,咱會給你很多好處。」
 
不是好處不好處的問題!
 
這條影片被向外發佈,只要做一些後期處理,古浩的容貌就能不曝光,當影片被惡意散佈,達明的身份會在短時間裡公開,最壞的情況足以令他失去大部分客戶及即時被公司開除,遭同業看扁白眼,無法在業內立足,如日中天的事業在轉瞬間毀於一旦──在地產代理業中,不時會聽到業積很好的年輕貌美女經紀有跟客人上床的傳聞,並不是什麼新奇事。
正因為是大帥哥,美貌能為人帶來好處,相反地也有代價,例如惹來無謂的麻煩和招是非,所以多年以來達明都規行矩步,生活自律而檢點,桃色緋聞甚少牽涉到他身上。
極高知名度的帥哥經理原來靠著不正當交易,對象還是男人,跟平時那位有時會謝拒邀約的正人君子形象截然不同,闊太太和大小姐們一定會「刮目相看」。
何況,達明自己都看過這影片,連自己都不相信,叫別人怎麼信他是被醉酒侵犯?怎麼看他是自願,很享受跟人風流快活,跟男人鬼混!
不解決影帶的問題,達明逃不掉。
當達明想到這兒時,從小穴傳來的痛楚感覺把他扯回現實,古浩又重來他的推進動作,隨著每一下的衝撞,達明禁不住「呀」的叫著。
「我來不及等你啦………..
達明緊抱著古浩寬厚的肩膊,身子被壓得緊緊,明明沒有來自其他地方的刺激,他感到自己已處於完全勃起狀態,前端還在古浩肚皮上磨擦著,隨著古浩身體的動作而磨擦著。難以忍耐的興奮令他忘記宿醉未醒的疲勞,恍如前所未有的感覺衝擊著腦海,好像什麼都記不得。
古浩還一直說著話,說他很喜歡達明,他肯乖乖留下的話,可以好像以前一樣合作無間,還會有新突破,把達明扶到更高位置,好吸引的條件……
「呃不要……不要這樣…………」達明卻是這樣的把古浩抱著緊緊,一邊在喘息著,口裡卻跟他說不要,手指掐緊古浩背肌,使勁著連指甲都陷入肉。
趁著達明如同缺氧的金魚一般張大嘴吸氣時,古浩一隻大手抓住達明額角,固定了他的頭直接吻下去,今次終於親到他的嘴。身體兩個地方同時被同一人深入,濕暖的舌深入口腔,如同窒息一樣的的感覺,由下方傳來的衝撞卻令他叫不出聲來,有點痛苦,快感卻是前所未有,身體發著熱,下體那種充血到極點的彭脹感,好像隨時會爆發一樣,雖然眼睛看不見,已知道前端流著黏液。
古浩鬆開手,放開了口,達明紅著臉,還像剛才一樣的閉著眼,嘴巴微微張開,露出紅紅的舌頭,唌液從嘴角從出來,這副模樣很迷人!
他用手背替達明擦去,同時地他又再猛力的操,片刻的深靜過去大概是最後衝刺,比之前的攻擊來得更猛,古浩每一下的動作也引動著達明一起動,於是達明那蓄勢待發的陽具遇上更多更猛烈的磨擦。
「呀…..……..」伴隨著更深重的呼叫聲及呻吟聲,達明突然比平時更大聲的叫出來,他就鬆掉抓緊古浩的手,全身放軟下來,乖乖的躺著。
「你壞了啦──」古浩奸笑著說:「你爽到了啦!」
沒錯,連他的肚子也被那黏黏的白液沾到滿滿,所以當古浩之後每一下抽動都聽到連同黏液在兩人肚皮上磨擦的「滋咻」聲。沒有了剛才發燙的肉棒頂著磨擦著,古浩依然這麼賣力,他馬上回復剛才的攻勢,達明竟真的呻吟著說「好爽」。
在古浩非常滿意,知道已到最後,幾乎把整個陽具抽出,然後如同使盡力牛二虎之力在達明的小穴使勁一插。
「啊呀──」
痛楚混雜前所未有的刺激感下,達明猛然睜開眼睛,古浩像是累了似的伏在他身上,抱著他,壓著他。感覺小穴裡,暖哄哄的,黏濕濕的,發燙的硬棒停下了動作,好像軟下來了。但古浩還沒離開達明的身體呢。
阿明攤軟在床上,剛剛把古治抱著緊緊的手鬆開,全身冒著汗的喘著氣,臉和頸子發著紅,眼睛瞇成一道線。
古浩抽離後,撐起身體,兩隻大手按緊達明的頭,把手指伸進他口裡,逗弄著他的舌,達明含著古浩的那兩根手指,用牙齒輕輕的咬。
古浩快速地臉頰一吻就推開被子下了床,他把被子翻轉到另一邊,再蓋到達明身上。經過這麼大的運動量,蓋著被子,兩個人都出一身大汗,被子被佔濕一片。洗多一條被子不是什麼難事,既然達明仍在睡,倒是乾被子蓋起來會令人舒服點,所以才翻過去。
達明漸漸的睡著,古浩去洗澡。
 
 
達明沒有想過為什麼會搞成這樣。
在腦海一瞬過閃過,弄成這樣的局面可以怎麼收拾,以後怎麼辦,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這裡,還有這樣「不逃走」是不是等同「默許」或者「願意」。
身體像是僵硬了一樣的躺著不動,看起來可能是像是睡得很沉,達明卻一直腦子不停的轉呀轉,睡著的只有身體而是。
他想起了以前剛剛進地產代理業時,第一位經理就是現任的上司(現在已是高級區域經理,古浩常常叫他做「老陳」)。當年,達明剛滿二十歲,中學畢業後換了又換工作,經朋友介紹才進現在的公司,由一無所知、連地產代理牌照也沒考到開始,一切都那位上司所教的,簡單點說這上司是達明的師傅。從上司口裡聽過許多故事,和他的工作經驗等等。
古老闆原是老陳的熟客,不是得到介紹,達明根本不會識這個人。
上司以前提過他年輕的故事,是發生在十多年前,當時他三十歲左右,說著時老陳很強調比現在帥很多,在豪宅區裡工作有個熟客是寂寞的闊太太,相約他去領個長假一起去外國旅行,老陳說他要趁市面環境好時賺多些錢,不能在這時候放假,沒料到闊太太說,要是因為一起去旅行而令他少賺,少賺的錢都由闊太太來付。老陳被嚇一跳,他知道這女人是認真的,孤男寡女如此的旅行會發生什麼事,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所以不能令她用錯情不能自拔,加上一些理由令他不能接受,所以跟這客人疏遠,老陳常常說:「跟客人打好關係是很重要」,但有時又說:「客死客還在(舊的客人沒有了,一樣會有新的客人來光顧)」。達明還記得老陳是在開會說這故事,最後說了一句:「我賣樓而是,我不賣肉(賣淫)的啊!」而弄得哄堂大笑。
 
那、那麼,達明現在正在做的算是什麼?
 
 
 
5/12/2009

我會努力把故事寫完的啦.........好多年沒寫H
沒想到被我寫到八千多字....為了那華麗的豪宅背景,想到我頭都大啦
H文都會被我搞成這樣.......但不知大家合不合口味
PS>>
下回分解:何解一反常態會出現高瘦的長髮帥哥當小受 !!

20/11/2011
連同重寫的第二部PART I一起公司
第一部文章經過修改,現在計定會變得比較完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