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641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硝煙>>註解及補充部份

硝煙注解部份: 一般來說以同人的作品是鮮見有以戰爭為題的作品。而在戰爭主題的作品,大部分都是提倡英雄主義,或者說什麼民族大義,及強調大男人主義一類悶蛋的東西。可是出自阿奈之手的作品,是不會有以上的元素,反而全都是另類的東西,希望可以給大家看一些耳目一新的東西,也正是與大部份人思考方式對逆而生的創作。我的寫的是主角Harry在英雄背後的痛苦:在白天要做首領,可是到了黑暗之中,才會顯出人性本身存在的軟弱。人有光明面,也有黑暗面,沒任何一個人有例外;還有性和心理是跟人的年齡成正比例關係,人愈大,愈會受性和性觀念影響,這點亦是我深信不疑的東西。我對人心、想法、心理等邏輯已經研究多年,當然不是正式的去修讀,只是純粹興趣而研究人心,也閱讀了許多資料參考了許多在網絡上可找到的文獻,但我承認我所認識的部份仍然是很少很券。我所謂的研究鐵定會被智識份子所無視,可是我堅信我的自修是沒有白費,至少這些比在學校所教的會考課程實用得多。 由出生到現在,哈里一直接受戰爭訓練,長年以來都以為世界上所有人的都是在戰爭之中生活,所有人的生活方式也一樣,所以在故事開始的時候是認為「在戰爭裡,唯一平等的就是所有人都在痛苦」;可是在遇到戰場記者以後,才發現世界上原來大部分的土地也是和平,才突然發現原來世界存著不公平,因而開始去思考,產生愈來愈多疑問。在懷疑之下,卻令自己失去信心和支柱。 哈里對世界有許多疑問(正是本文主題): 一.為什麼世界有戰爭,為什麼他要在戰爭之中誕生,為什麼天生就注定他要做首領。 二.如果世界有神,為什麼世界上不是公平? 三.到底為什麼要戰鬥,而且非戰不可? 四.世界上,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五.人為什麼要互相殘殺 六:生命的價值在哪裡 當然,最後Harry是找到大部份答案。 在他未有這些疑問之前,他是覺得戰地記者不是軍人,如踏入戰場誤中流彈而死是可憐。那時他仍會覺得別人可憐,但事後的感覺變成處身在戰爭之中的所有人都是可憐。哈里的感覺變成了「因為在戰爭裡每一個戰士所受的痛苦也是平等的。」而不是世界上的所有人。 Francis可算是Harry由一出生就認識的人,在那次虐待俘虜的事件中,那群平日照料他的叔叔中,Francis也是其中一人。但要算兩個人真的熟起來時,是Harry的二十四歲。 Harry的壓力: Harry是本身有很多東西看不過眼,例如他一直覺得在戰爭之中所以人民都是在受苦,所以對於士兵屠殺人民,搶劫民財姦淫婦女很反感,只是無力管制。特別是在遇上戰場記者之後。Harry是對自己要求很高,也是自我壓抑得厲害的人,他要求自己善待人民(所以只搶官糧只殺政府的士兵),即使部下為非作歹,自己也會不同流合污,可是經常看到男女部下經常鬼混,偶然姦淫民女。作為血氣方剛的男子經常看到別人鬼混不多不少也有影響(雖然口裡只是說人家在吵著他睡覺),這也是造成日後情慾失控的其中一個原因。 在故事初期設定,哈里跟法蘭西斯並不是有性關係,這段情從一開始也不是故事的重點。只是在後來才發現,若果哈里不是跟法蘭西斯有肉體關係,而是單純地只是看顧哈里長大的叔叔或者是一直在扶助他的長輩,法蘭西斯在這一年內不能對哈里產生這麼大的影響,他的死不會對哈里做成任何震撼,因為游擊隊隊員是隨時會死,哈里亦曾經親手為多名隊員補上最後一槍,他是不會有感覺,故事就會失去效果和張力。 哈里在過去不知親手在戰爭之中殺死多少人,也是從小就看著殺人像是宰殺生畜一樣,所以一早就看慣了也沒什麼感覺,不會覺得可怕和殘忍。可是從戰場記者身上得知世界上所有人並不是平等的,在這瞬間他感到世界上的不公平,思想像是受到地震一般的震盪,也在不知不覺間,例如在巷戰的那次,哈里竟然會萌生要拯救那小女孩的念頭,而平日的他只會大事為重,小事不得不犧牲。 在這一年裡,法蘭西斯幾乎完全解答了哈里的所有疑問,所以很重要的一句:「你覺得是對的,就盡管去做,世界上根本沒有對和錯的定義。」法蘭西斯的話並不是隨便亂說,他是很清楚哈里的判斷力,也對他的判斷力給予高度評價。 哈里由最初時對法蘭西斯的信任變成依賴(在故事初期設定,哈里只是被信任漸漸變成依賴,向法蘭西斯撒嬌而是),所以心裡面一有疑問的時候就很自然地黏著法蘭西斯,在產生亂七八糟的疑問時也是易發生情慾失控的時候(這是後期加添的部分)。 關於Harry對這段情: 開頭的時候只是在半夜的情慾失控(這算理由嗎?失控也找個年輕點吧…….<<這是許多人都有的疑問),他覺得自己是利用了法蘭西斯對軍階絕對服從的弱點,當然這只是哈里自己認為而是,實際上他不知法蘭西斯的想法,令Harry一直也在懷疑是自己在傷害對方。如果只是軍階,那次他被法蘭西斯發現如果自己死了戰爭便會結束的想法,法蘭西斯是決不敢一拳打到哈里臉上。 接下來,哈里對法蘭西斯的依賴性愈來愈強,也漸漸產生愛意(當然他從來也沒說出口,所以在見到法蘭西斯屍體時才察覺,可是那時候他已經聽不到)。 雖然哈里一直以來也覺得相戀是一種錯誤,可是這的確是哈里的初戀(笑),也是法蘭西斯對哈里的影響力很大而最佳的理由。 有關法蘭西斯的死: 哈里其實在日常的胡思亂想中也曾經想過,所以他也擔心如果這去這個人會怎麼樣──或者就像鳥兒失去了一邊的翅膀。可是在那天明明知法蘭西斯已經死了卻有抱著見最後一面的決心,就算明知只會傷害自己,即使心靈上承受不了也要去看。事實上卻因為法蘭西斯的死令他從戰地記者來訪一事後能獨立地重新站起來。 至於他突破喝令手下滾開接著就把敵兵轟斃、令人放火是他失去法蘭西斯而在亂發脾氣,強行把連開數槍發著燙的手槍塞回褲頭故意燙傷自己的輕度自殘,也是哈里在這間不能接受法蘭西斯死的表現。 「我經常也在想,是不是我死了戰爭就會結束?那次被法蘭西斯知道了我有這樣的想法,結果半夜在黑暗之中,我的右邊臉被他重重的、狠狠的打了一拳,第二天誰也看見我臉上幾乎有半邊藍藍青青,鼻和嘴角仍帶著乾涸了的血跡。 法蘭西斯教訓我說:『你的性命太重要了,所有人對你馬首是瞻,游擊隊不可以沒有你。』」 若果法蘭西斯沒有戰死,哈里是會繼續依賴和向法蘭西斯撒嬌,是不會長大的。一直以來,哈里也相信假如有一天法蘭雷斯戰死,在他收到死訊時他一定會崩潰,可是事實上卻令他恍然大悟。 而在長年以來──即是在哈里接任為游擊隊首領及在戰場記者出現之前期間已是──哈里一直在暗地裡認為只要他死了,戰爭便會結束。沒錯游擊隊和獨裁政府之間的戰爭是會結束,是因為游擊隊群龍無首而後被擊倒,所有人會因為他的死而死,而平民百姓因失去游擊隊帶來的平衡而環境陷入更嚴重的困窘無法生存,差不多可以說是哈里的死足以害死全國人民。哈里是一早就明知道不可行,可是卻不時在妄想自己死了可以把戰爭結束──因為他想逃避現實戰爭的痛苦,特別是知道世界上不是所有人也承受著同等的痛苦。在被法蘭西斯知道哈里有這想法的那次,哈里被法蘭西斯重重的在臉上打了一拳,自此之後,哈里再沒有再跟別人提過這想法,可是哈里的想法並沒有因此而滅絕──他只是沒有說但不代表沒有想。當哈里真正感受到、真切的瞭解到即使他死了戰爭也不可以結束時,正是看到法蘭西斯戰死,望著他的遺體時。法蘭西斯是父親的舊部也是游擊隊中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材,可是站在死神和命運面前,人都是渺小得像塵埃一樣,而且是轉瞬即逝。在那一刻,哈里好像明白到,在死的這一方面,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不會有誰是例外,也包括他──法蘭西斯的死令哈里恍然大悟。 法蘭西斯的死只是令哈里面對現實而是。但亦因法蘭西斯的死,哈里腦海裡奇怪的念頭消失了。在故事的最後,戰爭是沒有完結的。不可以說哈里是大徹大悟,法蘭西斯的死只是令他明白到戰爭是永遠而且沒有盡頭──當然這是他自懂性就明白的東西。 若兩人的關係只是長輩照顧一位青年,那麼故事最後就沒有了對比,也看不出哈里的突然間想通。但沒有變的是,哈里即使強忍,也不會當著眾人面前哭──當然一直以來也是面子的問題。(雖然是曾經多次提到哈里情緒失控的畫面) 在游擊隊之中有沒有人知道哈里和法蘭西斯的關係,事實上是有的,只是知道的人不多,而知情者大都假裝不知道或默不作聲。 最後,慘烈戰事之後的那夜,哈里突然看透了許多東西,雖然愛人死了但他卻感到這個人仍若有若無的存在在他身邊,那本書就是代表哈里的疑問,也恍若作這故事的記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